杂食:)爬墙快,善用unfo
 

ow/R76-平行宇宙的故事

送给 @变形术 /w\希望喜欢啦~

说好的老年人日常,然而只有一段(。比较短,都是独立的没展开的片段,按放飞程度排列

1-运动员

2-如果守望先锋没有内乱

3-非AU


1

莱耶斯第四次在不同的奥运场馆见到莫里森,两人都停下了手里的事。自行车运动员和高尔夫运动员的职业生涯相对来说要比较长,状态保持好的话参加三届奥运会的人也不少了,但像他们两个这样年年提前跑到射击馆来看射击比赛还老撞上的运动员,估计并不多。起码莱耶斯没见过第二个了。

第一年,他们在男子五十米步枪的比赛里坐邻座,两人在美国代表团打出金牌的时候同时跳起来喝彩,却被对方撞到手臂淤青。

第二届奥运会,他们在男子飞碟多向125靶的比赛坐前后座,莱耶斯邻座的小男孩几次激动时把手里的国旗盖在了莫里森头上,高尔夫手回头怒目而视,却看见莱耶斯也正看着他,两人不由自主揉了揉自己四年前撞伤的手臂。

今年他们在女子飞碟多向75靶的比赛里再次坐到邻座,莱耶斯走到自己座位边看到已经就坐的莫里森就跟看到鬼一样。这次他们被突降的大雨浇了个透湿。唯一让莱耶斯高兴的是,莫里森发现自己是他邻座的表情和他一样奇妙。

今天他们又在盛装舞步的看台上相遇了。

莱耶斯控制一下自己的表情,清了清嗓子,朝他伸出手:“莱耶斯。”

对方仍然保持着微妙的表情:“莫里森。”

“昨天看到你的比赛了,祝顺利。”莱耶斯找了个话题。

“谢谢,你也是。”莫里森朝他点点头。

沉默和尴尬在两人中蔓延,然而比赛还没有开始,连装作喝彩也做不到。过了好一会儿,莫里森问道:“来看美国队?”显然他们对第一年的碰撞都心有余悸。

“是,麦克雷是我徒弟。”莱耶斯回答完,沉默和尴尬再一次降临。他从未像现在这样质疑本国奥运代表团的制度,为什么自行车队和高尔夫完全没有交集?统共就只有几百人跑来参加比赛,大家干嘛不先互相认识一下?

又过了一会儿,莫里森像是终于理出了逻辑不通的地方:“骑自行车的教马术。”

“……”莱耶斯从脑内的抱怨中暂时解脱出来,沉默了一会儿,“说来话长。”

幸好比赛很快开始了,麦克雷取得了很好的成绩,这次观众席上两人庆祝得很克制,始终保持着正直的坐姿,绅士般鼓掌,只是沉默一直延续到了全场比赛结束。眼看要散场了,莫里森突然掏出自己的手机:“要不你仔细说说教马术的事?”

莱耶斯给莫里森留了自己的手机号,十分庆幸自己没有说什么“你要这么想听我就长话短说”之类的话,证明自己的情商还是很够用的。

四年后,退役的两人一起买了票去现场,他们并排坐在射击馆里,被身前走过的高跟鞋狠狠踩了两脚。从那以后他们就再也不买相近的坐票了。


2

人类平均寿命随着科技逐渐拉长,莫里森常常想不明白这算是好还是坏。如果人类平均寿命还在八十岁,那么他会在六十岁就老到不能再上战场,七十岁也该从指挥官的位子上退下来了,此刻他已经过上退休生活。他猜莱耶斯会比他坚持得久那么一点,最保守的估计,他们能在五年后过上同居的退休生活,八十五岁刚好庆祝锡婚。

可惜,今天他们连结婚证也没办,只是象征性戴上了对戒,连纸婚也没得庆祝。

但从好处说,七十岁的人类牙齿不会松软,你和伴侣接吻的时候不用担心太过热情舔松他的牙;锻炼后新陈代谢还是从前中年人的水平,做///爱的水平只有随着技巧的增加而提高,不会变成对彼此毫无欲望的老年人。他们看上去只是比从前又多了些伤疤而已。

莫里森将手里的酒杯放回侍者的托盘上,靠在窗边吹冷风,看着场内的同事们:这里聚集的都是老守望先锋的精英,包括他的部队和暗影守望。大部分人都从工作中抽出了这么一个晚上,来和他们的指挥官告别。虽然他不明白为什么暗影守望会来这么多人,不过多年的海报明星对此没有太在意。所以当莱耶斯站上舞台的时候,他也不明白他想做什么。

“我的工作交接已经全部完成,相信你们该收到的也已经收到邮件了,我和莫里森今天后将不再担任守望先锋的指挥官职务。”莱耶斯一丝不苟地军姿站在舞台中央,像他当教官的时候做训话一样,说出来的话也还是指挥官说一不二的腔调。他停顿了一下,给台下的同事和部下们足够的时间鼓掌和大笑,自己看了莫里森一眼,然后他从外套里掏出一张玻璃板:“这是我单方面的结婚申请,希望我的伴侣把他的那一半快点写好给我。”

同事们哗地一声开始起哄,口哨声几乎要触发噪音警报,他们自动把目光聚焦到窗边的莫里森身上,这位前指挥官目瞪口呆地看着人群那头的莱耶斯,半天没能做出反应。

虽然之后莫里森说事发太过突然他没有确切的记忆了,但对于结婚对象抢尽他离职晚会的风头这件事,他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满。


3

战前会议室里安静得可怕,四人在各自位子上坐着,门外76号和死神的争吵声一句不落地传进房间,每个人只好都装作没听到的样子。宋哈娜和莉娜翻着手里的纸质资料,齐格勒在拉克瓦身边坐得端正笔直目不斜视。

过了好一会儿,房间门被砰地一声打开,76号先走进来,在自己的位子上坐下,随后死神也踩着重重的步子进来,抓紧每一个机会表达自己的不满。

“情报来源不明,智械的动向我们暂时无法确定——”

死神“嘁”了一声,76号停下话头,试图平息自己暴涨的怒气。莉娜趁着他们再次大吵之前插话:“路线图呢?”

“今晚发到你们的终端上,”76号继续道,“宋、奥克斯顿、齐格勒,和我负责正面突进,莱耶——死神从后方骚扰,黑寡妇掩护,具体情况明天再应变。”

这战前安排简直和儿戏一样,但这是新守望先锋第一次冒险和黑爪合作,两方的不合就在台面上摆着,成员们都知道无法苛求再多了。

第二天凌晨四点,六人在任务点外最后一次碰面,确认通讯设备通畅后踏入了战场。起初他们并没有引起智械注意,直到拉克瓦的狙击枪射出第一发子弹,随着那个巡查机器人的倒地,满城智械像个庞大的怪物一样向他们发起了进攻。他们不再保持无线电静默,此起彼伏的报告声在通讯频道里响起。76号静静听着靠后的拉克瓦和齐格勒的敌情通报,一刻不离运载目标左右,一梭一梭子弹精确打在智械们头上。他们配合得很好。

在智械区门口,死神低哑的声音第一次从通讯频道里传来:“退后。”

莉娜和宋哈娜都是一惊,正犹豫着要不要听从,76号却在听到的一瞬间就从运载目标旁跑开,莉娜和宋哈娜见状也各自分别躲好,后方的拉克瓦早已将齐格勒带离了地面。两秒后,运载目标的大爆炸波及了附近每一幢建筑物,热浪几乎将地面都要掀翻,76号将冲击波带来的不适强压下去,喊道:“每个人通报自己情况,互相掩护后撤!”

“我很好!你们先走,我和它们绕一会儿。”莉娜永远带着呼呼风声,高速移动将她的声音撕扯得不太清楚。

“我很好,机甲完好,可以殿后。”

“指挥官和傻姑娘先走,”拉克瓦带着嘲笑的语气。

76号很清楚最难逃走的就是自己和齐格勒,只好一边朝迅速聚集的智械们射击一边迅速安排道:“齐格勒先走,我马上来,奥克斯顿回后方来,不要和它们纠缠,宋跟紧我。”

“我是战地医生,指挥官。我在拉克瓦的狙击点等你们。”

“死神呢?!”76号朝通讯芯片大吼着。

通讯频道没有声音,那个幽灵一样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他眼前,两枪解决掉了他身边的一个智械:“托你的福,长官。”

死神是没有血可以流的,76号却鬼使神差地在他脚下扔了一个生物立场,换来对方一个无言的注视。他撇开头,保持着射击速度:“别和它们纠缠了,你们掩护,我和死神稍后跟上。”

两人互相掩护着从无穷无尽的智械包围中突围,终于在76号用完最后一个生物立场的时候看到了后方焦急等着他们的队员。他看到露台上端着狙击枪的黑寡妇,突然慢下脚步。任务失败,是告别的时候了。

“你在分什么神?”死神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不是通过无线电波,而是真真切切在他身边。半死的故人还像过去一样熟悉,但这恐怕将是他们最后一次并肩作战。

“没什么,”76号平静下来,朝宋哈娜和齐格勒那边跑去,“我们的接应飞机在E7点。”

“收到!”奥克斯顿从他身边掠过,追上了前方的队友,“跟紧我!”

76号没有回头,直到上飞机前最后听到一声霰弹枪响,知道死神也已经撤走了。

回程路上,霰弹弹壳一路静静灼烧着他的手心。

---

是的,分别是相识、结婚和诀别

 
评论(3)
 
热度(141)
  1. Evanlanrise变形术 转载了此文字
    …有点…想哭…@薄轻熙 看看这个
  2. LEON阿酒 转载了此文字
© 阿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