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爬墙快,善用unfo
 

ow-麦源/66号病室

每家医院都有常人不会去——也不会想去——的病区,源氏是这个病区的常客,直到齐格勒博士去世为止。他不再往医院跑了,取而代之的是墓地。但他永远都记得这家医院通往特殊病区的路:进入小花园后打开花匠的木门,工具房右手边楼梯往下,总共七十八阶,就能沐浴在人造阳光的温暖抚慰下。从前他每天都往66号病室跑,博士死后他以为自己起码不会再踏足同一间病房,但显然这个想法错得离谱。源氏推开万分熟悉的房门,朝床上的人眨眨眼睛:“嗨。”

麦克雷礼貌地点点头:“您好。” 

虽然能提前想象到这样的反应,但也不是说就不会难过了。源氏挪了两步,没能说出什么俏皮话。

老迈的麦克雷等了一会儿,终于拿出一点风度,率先...

 

ow-麦源/第十年梦的始与终

不填了,大纲和梗发一下- -

麦克雷过了没多久就发现屋子里那个源氏是真的少年源氏,他鬼使神差地没有告诉其他人,少年源氏不知道为什么也没搬走,麦克雷和就开始了白天和机械源工作,晚上和少年源同居的日子。

任务临近结束,麦克雷常常思考这两人共存的时空是怎么回事,他的结论是平行宇宙,这个少年是另一个世界的人,一切结束后他们又将各走各路了。他有些担心少年(日常交流中少年的疲态+他所了解的岛田历史),同时因为和机械源仅仅保持非常表面的同事关系,又有些羡慕那个世界的麦克雷——如果他也会和源氏相遇的话。 但任务结束后他只能和少年道别。告别的时候少年跟他说:再见的话教我左轮啊。他忍不住回...

2017-02-06 /
标签: 麦源
 

unlight/隆国(人投)-战争

少佐ver

又一场战争。库鲁托少佐站在自己的草药园子里,佩剑在月光下闪着冰冷的光。活着是无尽的战争,和怪物,和世人,和自己;死后也不得解脱。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够结束?这旅程似乎永远没有终点,死亡是求而不得的甜梦,太累了。

偶尔也会这么想啊,库鲁托自嘲地笑笑,做了个夸张的深呼吸,试图让自己打起精神来。有人在指望着他,将希望投注在他身上,这种时候的消沉实在不合时宜。

然后他想起了古鲁瓦尔多,想要见他,看见他在床上也好王座上也好,睡觉也好做标本也好,只想见他。夜里突然涌起的想念几乎让库鲁托失去自控,他甚至想现在就去摇醒人偶,问她殿下——陛下的近况。

他死死握紧了拳头。那个人,现在是隆兹布鲁的国...

 

ow/麦源-第十年梦的始与终(二)

上接(一)

这场声势浩大的混战持续到了晚上,最终莫里森强硬地拍了板,当场把参与人员和大致分工策略布局安排了个大概(当然忽视了部分人垂死挣扎的嘟囔)。

麦克雷第一时间在终端确认自己的任务暂住地——当夜就要出发,他现在困到能站着睡着,只希望自己能在落地的一瞬间就找到住处。牛仔直接将终端画面给坐在一边的齐格勒看:“你能看清路线吗,我太困了……”

“啊,是源氏小时候常去的地方,他修养的时候和我聊到过,”医生有些惊讶,“我让他把路线发到你通讯器上,你先上飞机睡吧。”

麦克雷清醒了一点,看一眼源氏刚才坐的位子,才发现人已经走了。他点点头:“给你把权限开了,你让他直接共享。我走了,好运。”

“好运...

 

ow/麦源-第十年梦的始与终(一)

早晨九点,直布罗陀。

麦克雷从机舱跳出来,压低帽檐,给自己点了支雪茄。这次任务不算太重要,也没什么不好办的地方,他完成得很顺利,浑身上下一个擦伤也没有。可齐格勒是不会搭理他的一面之词的。牛仔在回房间睡觉和去做例行体检之间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决定先去见医生。最近整个守望先锋都很忙,内部留言板上全是关于那个岛田家的消息,大部分同事都在一边唠叨好忙好忙一边为事情的进展欢呼雀跃。大概是因为这个,往医疗室的路上一个人也没见到,只有清洁机器人还在进进出出。他熟门熟路地通过视网膜验证,推开医生办公室的门:“安吉——你是谁?”

牛仔一时有点拿不准屋里站着的是人类还是托比昂他们研制的新机器。这个人类形态、...

 

ow片段/莱耶斯x麦克雷/Dear lord when I get to heaven

冷。

麦克雷躺在冰冷的泥土上,试图平复自己的呼吸。他以为这种时候自己会想起在守望先锋那些明亮快乐的日子,可温暖的画面迟迟没有造访,相反,眼前全是莱耶斯。让他加入守望先锋的、关照他教授他的、拒绝他的、亲吻他的、死后的莱耶斯。

最后这些莱耶斯化成了同一个影子,他站在麦克雷旁边,甚至在泥土上留下了靴印。他在和他说话。

"幼稚。你还是个小鬼头,杰西。"那人影模模糊糊地看不真切,麦克雷却记得莱耶斯当时的样子。他皱着眉头,用拇指抹去了徒弟蹭在自己脸上的火药。

突然人影又散了,重新化成另一个带着伤疤的长官,戏谑地看着他。他们刚刚分享过一个亲吻,难得平和地没有火药味道,只是烟草香气...

 

ow片段/查莉雅x周美灵/冰原

刺眼的阳光徒劳照在冰原上,却连一丁点温度也没有。她静静缩在墙角,手套指尖在身边无意识地画着什么。通讯器里偶尔会传来同伴的喊声,她却不太想回复了。

在冰天雪地里工作了这么多年,经历过历史上最大的气象站事故,这却是周美灵第一次感到绝望。太冷了,橙色太阳在她看来已不再能带来慰藉,反而更像冰冷的罪魁——谁让空气不像阳光一样可见你?她迷迷糊糊地想着,一边往墙角的阴影里缩了缩。

过了不知多久,她又一次被通讯器叫醒。那个声音锲而不舍地打扰着她的好眠:“美?醒醒,回答我。重复一遍,听到的话回答我。重复一遍,这里——“

“我在听,亚历珊德拉。我在听。”她轻轻念叨着,被冰冻的脑子又开始勉强活动起来。

“别...

 

十年的爱也抵不过作者对角色的恨呀。

黑井上,黑久保,不想看立马点叉,不接受井上粉谈心,拒绝发我cp粉籍,爱看看不看滚别污染我lof,谢谢。

一井恶心,不是因为喜欢他其他的cp,是因为井上配不上他。

小伙伴对一护:给他鼓励,给他希望,给他支持,帮助他成长,将他的世界变成晴天。

与此同时的井上:哎哟黑崎同学内心的雨天不能将我们的心相连呀。

小伙伴对一护:在他迷茫的时候给他方向,在他否认自己的时候把他打醒,让他振作起来。

与此同时的井上:你不是黑崎同学!

小伙伴对同伴:就算代价是生命,我也会爬着去救你。

与此同时的井上:我不会救黑崎同学的,反正救了你也会再打他。

小伙伴对爱人:发乎情止乎礼,为了心中正义和爱人,可以豁出...

2016-08-18 /
标签: 死神
 

ow/R76-平行宇宙的故事

送给 @变形术 /w\希望喜欢啦~

说好的老年人日常,然而只有一段(。比较短,都是独立的没展开的片段,按放飞程度排列

1-运动员

2-如果守望先锋没有内乱

3-非AU


1

莱耶斯第四次在不同的奥运场馆见到莫里森,两人都停下了手里的事。自行车运动员和高尔夫运动员的职业生涯相对来说要比较长,状态保持好的话参加三届奥运会的人也不少了,但像他们两个这样年年提前跑到射击馆来看射击比赛还老撞上的运动员,估计并不多。起码莱耶斯没见过第二个了。

第一年,他们在男子五十米步枪的比赛里坐邻座,两人在美国代表团打出金牌的时候同时跳起来喝彩,却被对方撞到手臂淤青。

第二届奥运会...

 

ow/Gency-Salvation(下)

人类源氏x瓦尔基里天使,ooc ooc ooc


二 For you, a thousand times over*


Now, would you fight for me?

Die for me?

Would wanna be with me forever?

Don't you wanna be my Soldier?*


齐格勒从睡梦中惊醒,梦中反复出现的模糊脸孔没有再出现,地上觥筹交错的狂欢声夜夜传入地窖,让她不得安眠。她记得自己曾经的使命,却不能记起奥丁施与的惩罚:这个看不清脸庞的男人究竟是身为瓦尔基里的使命,还是单纯的人类的梦?

她到底还是不是某个...

1/10
1
 
2
 
3
 
4
 
5
 
© 阿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