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爬墙快,善用unfo
 

ow片段/莱耶斯x麦克雷/Dear lord when I get to heaven

冷。

麦克雷躺在冰冷的泥土上,试图平复自己的呼吸。他以为这种时候自己会想起在守望先锋那些明亮快乐的日子,可温暖的画面迟迟没有造访,相反,眼前全是莱耶斯。让他加入守望先锋的、关照他教授他的、拒绝他的、亲吻他的、死后的莱耶斯。

最后这些莱耶斯化成了同一个影子,他站在麦克雷旁边,甚至在泥土上留下了靴印。他在和他说话。

"幼稚。你还是个小鬼头,杰西。"那人影模模糊糊地看不真切,麦克雷却记得莱耶斯当时的样子。他皱着眉头,用拇指抹去了徒弟蹭在自己脸上的火药。

突然人影又散了,重新化成另一个带着伤疤的长官,戏谑地看着他。他们刚刚分享过一个亲吻,难得平和地没有火药味道,只是烟草香气...

 

ow/R麦-导师(四)/完结

上接→(三)

对不起!肉炖得不好。因为剧情搞得太走心了(不是

凑活吃吧→正文

虽然很短,但日更到完结对我来说是个很新鲜的体验,希望下次还能坚持。

谢谢评论和喜欢和推荐~

下个cp见!

 

ow/R麦-导师(三)

剧情(终于)走完!

上接→(二)


换航后直升机径直为他们降落在总部楼顶上,滑门一打开就能看见齐格勒和她的医疗班全副武装在外面等候着。牛仔躺在医疗舱里被推进了手术室,一路上焦急的同事们都被医疗小组哄了回去,莱耶斯执意要求跟进,一向强硬的齐格勒不知怎么这次却放行了,允许他在手术室外的灭菌室呆着。

夜里的医疗翼安静得像墓地,只有监视牛仔生命体征的机器在平稳作响,给医师和旁观者传递着安全的信息。杀手静静地看了几个小时,期间齐格勒和医疗小组轮番出来喝了口水,又回去了。她再一次出来的时候,随行麻醉师直接略过他跑出了灭菌室,莱耶斯有些不解,没有发表意见。

齐格勒摘下口罩,在莱耶斯旁边蹲下,自己揉...

 

ow/R麦-导师(二)

上接→(一)

屏蔽了 重发。再屏蔽就等明天再合三一起发:(


任务完成得还算顺利,该杀的人安安静静杀完了,安吉和托比昂要的器械一个齿轮也没少。麦克雷生日那天起了一大早,他的打算是出门给自己搞盒雪茄,再和同事大喝一顿,找回被莱耶斯管教前的真正的自我。谁知道刚刷完牙就见莱耶斯站在他背后:他一点也不好奇暗影守望头头怎么拿到的房卡,但这会儿也没空想别的,他还裸着呢,早晨照例半硬的p*nis此刻显得尤其尴尬。

莱耶斯瞥了他一眼:“尺寸不错。”

“……”刚刚摆脱睡眠的大脑一片混沌,麦克雷连脸红都没空,刚漱完的牙膏味道冲得他鼻子疼。

“傻了?”莱耶斯从兜里掏出一个盒子递给徒弟,“生日礼...

 

ow/R麦-导师(一)

开车为什么要补完前置剧情?!好气啊


麦克雷第一次和莱耶斯拼枪是在66号公路上,当时他自傲于其他所有人,枪法上来说,他比大多数成年人都准,论谋略,他也很有一手。即使还没成年,在这块人吃人的地界也没人敢小看他。年轻人不懂得掩饰自己的锋芒,麦克雷对莱耶斯说的第一句话是:“来决斗啊。”

来决斗啊?

莱耶斯用霰弹枪给他上了第一课:他离天下无敌还有一点距离。

第二次麦克雷和莱耶斯拼枪,这时候他已经懂得在举止中掩饰自己的伤口了,最终却还是因为翻滚时伤口的迸裂棋输一着。这时莱耶斯给他上了第二课:如何正确取舍自己的前途。

坐大牢还是加入大名鼎鼎的守望先锋?当然不会有这么划算的买卖。守望先锋的“暗影...

© 阿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