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爬墙快,善用unfo
 

Inception-CA-Miles From Where You Are

没有授权没有链接地址,我连作者是谁都不记得了……高二时候翻的,翻得毫无美感可言,无论用词还是句子结构都很烂。今天翻遍了箱子最后在书架上找到了当初写这个的本子,打上来就当是个纪念吧。

当年喜欢哪个作品喜欢哪个CP的热情现在完全没有了,当时翻了长篇短篇的CA有个五六篇,RJ也有两篇,除了RJ一篇放在吧里充数其他的都因为不想去要授权烂在本子里了。不过烂着也好,翻得太烂了根本没法见人啊= =自己写就很捉鸡了,翻译真的太难……挑词简直是灾难啊……

这篇故事我很喜欢,C重新做回盗梦师和A一起工作假扮马上要结婚的情侣,最后假戏成真。中间挑蛋糕和最后解决危机是最喜欢的两段,当然翻译水平也不因为我的喜欢有什么提高……当初花了整整两个晚自习翻完,重新看一遍也不想修了,原文也懒得找就改改语病发上来_(:зゝ∠)_



Arthur的飞机降落的时候LA正在下雨,这个平常总是阳光明媚的城市已经被乌云和雨水笼罩了。他皱了皱脸,小心翼翼地撑开伞走出机场。很容易就找到了车,Cobb一手撑着伞站在车子旁边,另一只手看得出来是被James和Philippa当成了画纸。“Arthur”的A被不同的颜色涂满了,剩下五个字母被涂成十来种不同的颜色,手掌的角落里还有两只蓝色和红色的小手印。即使在这样的天气里也很难不笑出来啊。

“旅行还不错?”Cobb接下他手里的包。Arthur耸了耸肩,Cobb知道的坐飞机就那样。

“回家吧,好好休整一下,早上我们就出发。”

Arthur稳稳地收好伞钻进车里,只淋着了几滴雨。而Cobb,则被淋了个透,雨水滑下他的脸颊,钻进他的脖子里,弄乱了他的头发。Arthur看着雨水划过挡风玻璃。

“你确定准备好要做这个了?”Arthur看着天空又暗下来一些,听见Cobb低声说他的衣服完全给毁了,“我是说,工作。”

沉默了一会儿,Cobb把车开出机场车道。Arthur咽了一些,看着窗外的景色飞快地掠过。“是啊。我擅长做这个。大学不错,不过你知道,我有点……想它了。”

Arthur点点头。他想象不到自己去做别的事情,梦境成为你的一部分,常规的工作变得让人厌烦,而在梦里你能做到一切。真实的感受,同时一切都在控制之内。

“你来这儿几个月了,”Cobb说,“很忙?”

Arthur叹了口气,“是啊。最好的盗梦师不干了不代表人们的需求也跟着罢工了。当然,某些知道自己在干嘛的人走后我有一段时间挺困难的。”

“可怜,”Cobb嘲笑道。Arthur看了他一眼,“说到那个,我听说Eames在Mombas找你呢,他和Yusuf在计划什么?”

是啊,Arthur想着,Cobb“退休”了,但还是在某种程度上掌握着他们的动向,他一向如此。“我很忙。另外,Eames还是很惹人嫌。”

“嗯。”Cobb随口应着打了个转,接下来的路上他们都保持着让人舒服的沉默,Arthur把头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他听着Cobb的呼吸,突然觉得很平静。

 

 

到家之后James和Philippa全跳到他身上,尖叫着告诉他上次离开之后发生的各种事情。他朝他们笑着,和他们一起坐在地板上(无视起皱的衣服),听着他们可爱的胡言乱语。Philippa掉了一颗牙,James在外头摔了一跤划了这么长的口子(他把手举起来,比划了一个比他整个身体还宽的手势,Arthur强忍着不让自己笑出来)。他们不停地说着故事、了不起的成绩、新玩具和新生活,Arthur一直认真地听着。

最后他们终于累了,Cobb告诉她们到了上床的时间,可惜遭到了强烈反抗,尤其在知道他们的父亲第二天早上就要离开一个星期之后。不过他保证第二天走之前会看看他们,Arthur还会给他们做早餐,于是孩子们认真地点点头,并让Arthur也做了保证。得到承诺的小家伙们终于爬上了床,家里立刻安静下来。

“那么,”Cobb在客厅的桌子上坐下,“你想我们了?”

是啊。“完全不想。”Arthur轻轻地笑了,Cobb咧开嘴笑着,示意他也坐下。

“告诉我目标的情况。”

Arthur坐下,拿出他的文件:“我不确定应不应该叫他目标,如果他雇我们去教他抵抗入侵的话。他叫Luke Thomas。”

“目标就是目标。”Cobb拿起文件飞快地翻了一下,“他是个婚礼策划人?”

“是啊,”Cobb看了Arthur一眼,“我没有进入他的梦,”Arthur有些提防地说,“另外,他是全国最好的婚礼策划人,也有人说是全世界最好的,他的公司全国闻名。再另外,他是真的,真的有钱。”

“他想保住什么肮脏的小秘密?”Cobb问道。

Arthur摇了摇头:“不管是什么,他打算付给我们一大笔钱,我几乎就要拒绝他了,可你知道……我没有。”Cobb朝他笑了一下,“他希望我们谨慎言行。他不想任何人知道我们被他雇用了。”

“所以这是一个类似公司之间的竞争问题?”Cobb问。

“还不知道呢。显然见到他之后我们才能拿到细节。这个太容易了,Cobb,我们只要想一个一周之内每天都得去见他的托词,教他怎么保护自己,然后就完事了。”

Cobb沉默了一会儿,翻着文件,然后说:“我们要结婚。”

Arthur哽住了,然后开始咳嗽。他从自己肘边拿了杯啤酒啜了一口,“什么?”

“他接同性婚礼吗?”Cobb问。Arthur又咽下一大口啤酒。

“当然接。可我不——”等等。Cobb不可能建议他们假装——

“这是见他但又不受怀疑的最容易的方法,这是他的工作。”Cobb耸了耸肩,就好像这是全世界最显而易见的事,“我们去讨论我们的婚礼,然后见他的时候训练他,简单。”

简单。Cobb觉得这很简单。Arthur觉得他的胃痛苦地抽了一下,但可怕的理智告诉他这方案确实不错。但Cobb不会明白这为什么是个糟糕透顶的计划。对他来说这只是另一份工作,另一个主顾,另一个计划。

Arthur咬紧下唇,点点头,回去计划剩下的事。他还是那个point man,还是最好的那个。

 

 

他们的飞机第二天一早出发去芝加哥,Thomas婚礼策划公司就在那里。

(Arthur是被吵醒的,Philippa跳到他的肚子上说想吃华夫饼,James敲着他的枕头说他要巧克力华夫饼,Cobb在一边大喊这一周照顾他们的阿姨——一个家里有河James差不多大的女儿的朋友——马上就要来接他们了,然后他们把Arthur死命拖下了床。美好的早晨。)

芝加哥也在下雨,不过没有那么阴沉。数不清的高楼大厦,和这样的天气倒是很般配。Cobb像在找什么似的看着天空,Arthur则在脑海里回顾需要注意的事项。他们的计程车飞快地掠过接到。他有点紧张,不过不明显。他们要演一对情侣。一对恩爱的情侣。该死。

他们在一幢大楼前停下,Arthur做了个深呼吸。Cobb看起来什么都不在乎,自然地踏出车子。Arthur一站出来就扣好他的扣子,Cobb则伸过一只手揽着他的腰,把他拉近自己。Arthur条件反射地想躲开,却被更用力地搂住。

“来吧亲爱的,”Cobb小声说,“我们订婚了,演得像一点。”

Arthur磨牙:“跟我以前订过婚似的。”

“第一,”Cobb把手按在他的后腰上,“别表现得像是我碰你是从没发生过的什么可怕的事情,我看你的脸像被枪指着。”

“枪可不会吓着我。”Arthur回嘴,尽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他犹豫了一会儿,然后伸手环过Cobb的腰,感觉到对方的一半身体整个儿贴着他,“好些了?”

“一点点。”Cobb说。他们闲逛似的穿过大门,进去的时候Arthur止不住打量里头。大厅里的配色十分张扬,男人和女人们边跑边说着话,真的订了婚的情侣们翻着书,男人们看起来都很无聊,女人们则皱着眉头。书到处都是。等候区里有婚礼潮流的杂志,摆着花瓶的墙后头放了一溜花和蛋糕。Arthur无意识地和Cobb靠得更近,他被惊着了。

Cobb不明所以地“wow”了一声。

接待员看起来挺开心的。她扎着一条黄色的发饰在黑发里,嘴里咬着粉色的泡泡糖。名牌上斜着她叫Georgia Sweets。他们到的时候她在打电话:“哦上帝,你听说上周Smithson Teeh被杀的事吗?还有他死的样子?我知道,太可怕了,而且就在这个城市——哦,对不起Mindy,要挂了!”她挂上电话朝他们笑着——笑得有点过头,Arthur觉得她的嘴都要裂开了。“请问有预约吗?”她转向电脑翻开一个日程表,“您的名字?”

“Cobb和Smith。”Cobb稳稳地说道,拉住Arthur的手,朝那女人轻轻笑着。

她训练有素地回了一个微笑,把名字输入电脑。Arthur努力忽略Cobb的拇指轻抚他的关节,看着她查找他们的名字。

“是的,Cobb先生和Smith先生,我让Jennie带你们去找Thomas先生。Jennie!”一个红头发的女人从人群里走出来。Arthur不知道他能不能一个星期都演好这个,结婚不该这么可怕啊。

“请跟我来。”Jennie领着他们走进电梯,Cobb拉着Arthur的手,后者尽力让自己看起来自然那一些。他觉得他越来越慌了。

Thomas的办公室在五楼。那里的接待室由一个年轻人看着,那人穿着Arthur很是赞赏的灰色条纹三件套,示意他们跟着他。“祝一天愉快。”Jennie说完转身走了。

他们跟着接待员走进一个周围全用玻璃装饰着的办公室,Luke Thomas坐在桌子后头盯着笔记本,心事重重地咬着笔。

“Thomas先生,”接待员说,“您三点的预约。”

“当然,Jeremy,”Thomas心不在焉地回答,“来吧,进来。”

Jeremy做了个手势,他们走过去坐在桌子前的两把长绒椅子上。Jeremy转身回到接待室里,迅速拉下电脑上的Facebook。

他一走,Thomas就从笔记本上移开目光,热切地看着他们:“Cobb先生,Smith先生,你们能这么来真是太好了,我只是——我需要知道我的想法是安全的,而你们显然是最好的训练师。”

“没错。”Cobb终于松开了Arthur的手,“我们能帮你建立一个牢不可破的壁垒,以抵御任何你认为可能会这么做的人的入侵。但我们得比你知道,甚至不知道的,任何人都了解你。”

“我们要教你利用你的潜意识,制造防御者来军事化地防御入侵,”Arthur突然插话道,“他们得知道什么是要攻击的,我们也是。我们要知道你最深的秘密,Thomas先生。”

Thomas看起来有些不舒服:“Luke。如果你们要进入我的梦境,我希望你们叫我Luke。而且我不——我还不能告诉你们,我想在解释之前先了解清楚。”

“了解这件事最好的方法就是试一次,”Cobb提议,“我们现在就能开始,就五分钟。”

Arthur看了一眼玻璃隔离板:“我们得独处一会儿。无论如何,你还得给我们的婚礼提意见呢。”

“啊,那个,”Thomas说,“我的员工要知道你们希望婚礼是什么样子,所以你们得出面和他们一起商量,这儿的运作规则。”

“如果是这样,”Cobb犹豫了一下,“我们要做什么?”

“说说你想要婚礼是什么样子,主题曲啦,蛋糕鲜花地点碟子酒杯迎宾,所有的事情。我知道你们不是真的打算结婚,但如果方法正确的话就帮我大忙了。”Thomas拿起一个遥控器摁了一个按钮,玻璃隔离板前立马滑下来一层窗帘,有效地把里外隔开了。房间变暗了,不过还没到让人无法忍受的地步。

“很好,”Cobb说。Arthur咔哒一下打开造梦机,“可以开始了?”

 

 

“真不错,”他们整理行李的时候Cobb说道。Arthur拎着他的衣服哼了一声,把翻领弄平整,尽量不去想和Cobb住一起的事。

“作为一个初学者他不错了。”Arthur转身看着Cobb,那家伙正往桌上放James和Philippa的照片。他的心脏跳了一下然后轻轻叹了口气,“他的潜意识也很普通。”

“是啊,”Cobb同意,“他能做好的,我只希望我们已经掌握了她的计划。我讨厌惊喜。”

Arthur想起Fisher的潜意识防御,还有Cobb大吼着指着他,以及那些几乎没法忘记的惊恐和挫败感:“是啊。”

Arthur说着拿起电话打给大堂,Cobb看着他:“怎么了?”

“找个折叠床?”Arthur有点迷惑,“这里只有一张床,我不想睡地板上。”

“我们订婚了,”Cobb皱了皱眉,“干嘛还要一张床?”

“你真的觉得有人会这么细致地调查Luke Thomas?”Arthur不带感情地说,“我确定是他大惊小怪了。我要再叫一张床。”

“别,”Cobb坚持,“我们一起睡。我才不会傻得为了你在哪里睡冒险,这是个工作。”

像是Cobb在把这件事当成史上最严峻的工作似的。Arthur停下来想了一会儿。但Cobb是对的,他不能冒险牵连主顾。他转过去看着硬木地板。

“Arthur,”Cobb叹了口气,“这不是什么大事,我们以前也一起睡过。”

Arthur想起来了。真糟糕。他不确定自己能应付一个已经和他“订婚”的人睡一张床。但如果他一直反对的话看上去一定肯定傻极了。他讨厌睡地板上,Cobb知道得再清楚不过了。

“好吧。”他咕哝着从包里拿出洗浴用品,“我去洗澡。”

“嗯。”Cobb瘫倒在床上,疲惫地解开衬衫扣子,“我明天早上再洗,太累。”

Arthur拧上浴室门之前看见他的衬衫只剩下三颗扣子。他把水开得滚烫,就站在底下,直到快被烤熟为止。然而热度对他的BQ没有帮助,接下来的几分钟他只能无助地用手纾解欲望,最后一刻脑海里不出意外是Cobb的嘴唇。

出来的时候Cobb整个人都睡在被子上面,衬衫拉开了,鞋子都没脱。Arthur握了握拳头走过去把他的鞋子拽下来,小心地抬起他的腰好把衬衫脱下来。他把衬衫放好,在床的另一边躺下,盖好被子。睡眠来得不是那么容易。


第二天,Georgia和之前一样开心地和他们打招呼:“Cobb和Smith先生!日安!”Arthur几乎能看见感叹号从她嘴里蹦出来。

(他在Cobb面前从半睡半醒中彻底醒来,那家伙莫名其妙地缠着他,还把手伸过来在他背后垫着,结果他的脖子扭到了个十分难受的角度。宁愿睡在地板上也不想每天这样起床……他忍着走进浴室洗澡。)

“早上好,”Cobb说,他的手指正自然地拉着Arthur的,后者觉得今天他看起来自然多了。他设法不去想Cobb的温暖,也不去注意他们已经近到能够闻到Cobb须后水的味道。

“先生们,你们今天要去见见Penny,和她谈谈你们婚礼的主题。有主意了吗?”

Cobb看起来有点小吃惊,像是像他们这样已经订婚的人不该被问这种问题。谢天谢地,Arthur作为一个point man是有原因的。

“我想要古典的——教堂,白色的,之类这样的。”他在脑子里想着,最后决定说最简单的最好。不要什么热闹的主题,或是什么户外琳琅满目的布置,或是任何他们可能提议的可怕的东西。

“嗯,你是这么想的,那么Cobb先生?”Georgia边问边在便签簿上写笔记。Cobb假装想了一会儿,而Arthur努力让自己不笑出来。这人和Mal结婚的时候从来没自己提出来过任何一个想法,但一切都很完美,他确定他只要照着那个说就行了。

“我想……加点颜色。”他说。Arthur被吓到了,这明明不是——

“啊?”

Georgia抬头看了他们一眼,显然有些疑惑但没打断他们,眼里闪过一丝好奇。

“你知道,”Cobb带着愉快的傻笑,“蓝色或是绿色。亲爱的,你最喜欢的颜色。”Arthur最喜欢的是蓝色,他不确定绿色……大概是Cobb最喜欢的。

“呃,好吧。”Arthur磨牙,“如果你想的话——亲爱的。”

Cobb尽力憋住不笑场,Arthur只想提醒他现在还在工作中。Georgia继续做着记录,然后站起来朝他们比划了一下:“今天Penny会和你们谈谈主题,然后你们可以和Timothy商量一下色调。”

“之后再见Thomas先生,是吧?”Cobb又认真起来,Georgia笑着点了点头,“好吧。Penny在哪?”

“这儿呢。”一个金发女人从他们身后走过来。她很友好,看上去还有些迟钝。在领略了Georgia之后Arthur觉得这样还不错,“跟我来。”她扎着马尾辫,亮蓝色的裙子上绣着几朵花,她从Cobb手里接过记录单,草草地看了一眼,带他们走过大堂进了电梯。他们在一间看上去很舒适的房间停下,里面全是书和杂志,色调搭配得正好,和乱来的大堂完全不一样。

“行了,”Penny认真看了一遍记录,“古典的白色婚礼?和……一点蓝色和绿色?”

“显而易见。”Arthur有点不高兴。

Penny看着他们,直率地问道:“你们一起计划还是谁想得更多一些?”

Arthur张开嘴,但Cobb比他先说:“一起。”他拉过Arthur的手,举起来,——噢,他用嘴唇擦过Arthur手指的关节,期间一直看着他。眼神温柔又真实。Penny看着他们,微笑了一下,拿起便签簿开始重新记录。

“很好。”Penny划掉纸上的一些东西,Arthur努力让过速的心跳慢下来。Cobb平静地看着。

Arthur在一会儿的训练里也许会给他喂一颗子弹。也许。

 

今天他们给Thomas介绍枪支,告诉他上保险,怎么举着它,怎么上弹匣,还有所有的关键部分。鉴于个人比较擅长这方面,基本上一直是Arthur在说,只是有时候Cobb会插嘴告诉他他认为什么情况下用什么最好。

“你的潜意识要对所有入侵者可能采取的攻击类型都做好准备,”他解释道,“不可能总是用手枪或是火焰喷射器。”

Thomas点点头,学着用那把Arthur小心拿着的M16。在他们周围,Arthur的潜意识冷静地看着,同时自顾自地喝茶看书。他的潜意识总是这样,他们只在真正必要的时候才采取行动,一般只是小心地关注事态。

突然Cobb走向他们。

Thomas停住了,看着真正的Cobb和Arthur的影子。那个影子——该死,这几乎从没发生过,起码从没在Cobb本人面前,“嘿,Arthur,”那个影子说着笑了,比真的Cobb笑得要过一点儿。

“这是什——”Thomas猛地闭上嘴,“你有一个Cobb的影子?”

“走开,”Arthur冲那个笑容变得邪恶起来的影子说。可他不听,反而拉起Arthur没拿枪的那只手,在他能推开之前吻了吻他的指关节。他的眼神闪烁着。Thomas惊讶地小声叫了出来。Arthur有点想朝自己的潜意识开枪了。

“我们会再见的,Arthur。”那影子作着保证,Arthur对此不想做任何反应,他只是转身握紧了枪。

“你最好这么拿着它。”他演示给Thomas看,没有看Cobb——那人一个字都没有说,只深深地盯着他自己的那个影子。

Arthur闭上眼睛,忽视围在他们周围各式各样的影子开始越来越暴躁。他咬紧了下唇,逼自己集中注意力,继续他的讲课。

 

那天夜里他们打电话给James和Philippa,问他们学校和生活的琐事,Philippa满脑子都是他们教室里宠物(一只烦人的叫Jake的大蜥蜴)的故事。James说他的学龄前小学和老师们的时候,Arthur只是闭上眼睛听Cobb和她的孩子们说话。

他们叫他Arthur叔叔,还问他们做了什么,于是他们含糊地提到芝加哥。像往常一样,他们从不真的撒谎,但也不解释一切。Arthur在整个过程中一直没睁眼,只是朝电话的方向说话。这样他就不用看Cobb了。

晚一些的时候,Cobb和Arthur并肩站在浴室里刷牙,手肘有一下没一下地撞到一起。Arthur假装没注意Cobb从镜子里看着他,那双眼睛仍然聪明而坚定,还在沉思着什么。


2014-01-18 1 /
标签: inceptionca
 
评论(1)
 
热度(1)
© 阿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