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爬墙快,善用unfo
 

ow/R麦-导师(二)

上接→(一)

屏蔽了 重发。再屏蔽就等明天再合三一起发:(


任务完成得还算顺利,该杀的人安安静静杀完了,安吉和托比昂要的器械一个齿轮也没少。麦克雷生日那天起了一大早,他的打算是出门给自己搞盒雪茄,再和同事大喝一顿,找回被莱耶斯管教前的真正的自我。谁知道刚刷完牙就见莱耶斯站在他背后:他一点也不好奇暗影守望头头怎么拿到的房卡,但这会儿也没空想别的,他还裸着呢,早晨照例半硬的p*nis此刻显得尤其尴尬。

莱耶斯瞥了他一眼:“尺寸不错。”

“……”刚刚摆脱睡眠的大脑一片混沌,麦克雷连脸红都没空,刚漱完的牙膏味道冲得他鼻子疼。

“傻了?”莱耶斯从兜里掏出一个盒子递给徒弟,“生日礼物。”

薄荷牙膏的味道从鼻腔直冲进大脑,麦克雷突然眼泪都要被辣下来了,机械地伸手接过来,发现还是个包装不错的礼品盒。抛光面的深蓝色盒面,一条白色缎带轻松系在上面,小小的蝴蝶结更像在开玩笑。他一句话也没说,抬头看了莱耶斯一眼,对方挑着眉毛点点头,像是不解他的反常状态。

拆开来,盒子里是个便携式雪茄盒,雪松木盒体外部裹着光泽黯淡的皮革,金属的按压式开关,是非常复古的款式了,保湿效率不如当代产品,但对于礼物来说是一件上佳的作品。麦克雷按开开关,盒顶卡着香柏木片和雪茄剪,底部四支淡色雪茄散发着久违的烟草香气,是他在戒烟前也不常闻到的清淡香气。“啊哈,年轻的雪茄。”

“大的自己买。这盒子加湿过了,”莱耶斯看他还算满意,自己点点头,抬手抹了一把徒弟四棱八岔的头发,“成年快乐,kiddo。”

麦克雷点点头,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一会儿去喝酒,你来吗?”

“没空,”莱耶斯一脸一言难尽的表情,“玩得开心。”

他说完就走了,随手将一张房卡扔在床上。麦克雷把雪茄盒放在一旁,抬头就被镜子里的自己吓了一跳,眼角一片不正常的红色,看来刚才他是杵着chenbo的p*nis在自己暗恋对象面前差点被生日礼物感动到哭。不怪莱耶斯一脸“见鬼我徒弟居然缺爱到一个礼物能收成这样”的表情。

他掏出通讯设备给安吉发了个加密讯息:生日会准备好了吗?

安吉:保证把气氛烘托得前无古人的温馨,就算死神亲临也无法对你下死手。

麦克雷发誓一定会亲自把安吉要求的器械一点划痕都没有地送到医疗翼。

那天愉快地过完了,牛仔满心想着回去后的计划,和跑后勤的同事们在酒吧里泡了几乎整整一天,宝贝雪茄盒随身带着却舍不得点,只好现买了两卷过过瘾。回房间的时候正撞上莱耶斯在酒店楼下的吧台买酒,麦克雷清了清嗓子凑过去:“我们明天出发?”

“嗯,”莱耶斯皱着眉头在通讯器上快速翻看着什么,“这拨后勤有点错漏,假身份可能要出错,明天出状况按预演走,紧急联络频道接好。”

“好。”牛仔点点头。

莱耶斯回头看了他一会儿:“早点睡,明天过完再说。”

“好。”牛仔再次乖乖点头,半晌自己转身上了电梯,感觉自己有点傻。喝多了,他暗自抱怨起离开酒吧前最后那一小杯深水炸弹。

第二天早起的状态远不如昨天,太久没这样喝酒,一朝解禁的后果就是宿醉似的头疼。麦克雷按照条例收拾好房间(一点点头发丝都不能留下)后给莱耶斯发了讯息:阿司匹林有吗?

莱耶斯:到机场再买

牛仔叹了口气,看上去后勤疏漏对莱耶斯影响不小,这么小心的撤离已经很久没有过了。他的同事回去后大概会很惨。最后确认过一切私人物品都清理过,雪茄盒安全地躺在自己口袋里,他离开了酒店。

这是麦克雷最后一次联系莱耶斯。

城西的大爆炸发生时莱耶斯正在机场高速上,即使在城郊也能看见爆炸后的浓烟。他按捺下不安点开通讯器,只收到一条后勤发来的暗文警告通知。为了安全他本不该联系牛仔,此刻却顾不得那么多,在紧急通讯频道找到麦克雷此刻的随机代码,发现对方不在线。

“该死,牛仔……”他调头往爆炸方向开去,通讯器被粗暴地扔在副驾驶上,呼叫麦克雷的图标高频率闪烁着。


麦克雷被身后的爆炸吓了一跳,心里不祥的预感逐渐升级,很快变成了高度警惕。他回头确认了一遍爆炸发生地点,果然是他刚刚离开的酒店,不管袭击的是谁,现在恐怕已经确定了他们的假身份。他立刻把身上假造的身份识别装置全部搜刮出来:通讯器、id卡、医保卡、驾驶执照,一股脑扔进路边清洁机器人的粉碎管道里。可怜的小机器人被通讯器卡得爆出了火花,但好歹把垃圾们全部粉碎完毕了。麦克雷看着机器人做完这一切,用他最快的速度往城市贫民窟跑去。

他暂时想不到怎么摆脱袭击者,只能想办法先把自己藏起来,躲过这一波搜寻,然后再想联络守望先锋的事。没有id卡,不要说租车,他连出租工具也不能租用,只好靠自己的体力了。贫民窟是他短时间内能想到最好的办法——莱耶斯也是这么教的。好在他们这次的刺杀对象是政客而不是什么毒枭,否则贫民窟也去不了了,麦克雷这么想着,试图安慰自己。一个完美成年的完美起点。

可惜他没能到达贫民窟,交通工具刺耳的声音渐近,接着是零星的开火声:他被找到了。牛仔叹了口气,在废弃楼宇的入口边停下脚步,右手握紧了腰后的左轮。


莱耶斯最终在这栋废弃写字楼里找到了麦克雷,多亏总部给他发回的卫星监控街道状况。他几乎是顺着打手们的尸体找到了昏迷的牛仔,他靠在满是尘土的墙壁上坐着,满身的血,左半边身体几乎整个被血浸湿了,牛仔帽落在离他很远的地方。莱耶斯没有费心弄醒他,将牛仔帽捡回来盖在他头上,低声自语道:“你不敢,牛仔。”

“咳……”

“别说话,”有些惊讶于牛仔的警觉性,莱耶斯尽量温柔地按了按他的牛仔帽,安慰道,“我来了,没事了。”

“……”麦克雷喃喃地说了些什么,莱耶斯皱着眉头将耳朵贴近他的耳朵,听见他正气若游丝地命令自己的老师:“看着我。”

虽然不明白牛仔的企图,莱耶斯仍然和他拉开一点距离,看着他血糊的脸。麦克雷艰难地抬起右手,拉住莱耶斯的领口,一个轻飘飘的吻就这么印在他嘴角,带着血腥气,像将死之人最后的愿望。莱耶斯来不及做反应,麦克雷就再次昏了过去。他只能独自给这个血人做好一切能做的急救措施,最后脱下外套给他盖上,自己也闭眼坐在牛仔身边,等待总部的救援。

从紧急频道启用起就监视着莱耶斯坐标的守望先锋总部几乎没过一会儿就赶到了,莱耶斯亲手将麦克雷塞进医疗舱,跟着差一点丧命的徒弟坐上了回家的航班。

-

tbc

下接→(三)

 
评论
 
热度(61)
© 阿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