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爬墙快,善用unfo
 

ow/R麦-导师(一)

开车为什么要补完前置剧情?!好气啊


麦克雷第一次和莱耶斯拼枪是在66号公路上,当时他自傲于其他所有人,枪法上来说,他比大多数成年人都准,论谋略,他也很有一手。即使还没成年,在这块人吃人的地界也没人敢小看他。年轻人不懂得掩饰自己的锋芒,麦克雷对莱耶斯说的第一句话是:“来决斗啊。”

来决斗啊?

莱耶斯用霰弹枪给他上了第一课:他离天下无敌还有一点距离。

第二次麦克雷和莱耶斯拼枪,这时候他已经懂得在举止中掩饰自己的伤口了,最终却还是因为翻滚时伤口的迸裂棋输一着。这时莱耶斯给他上了第二课:如何正确取舍自己的前途。

坐大牢还是加入大名鼎鼎的守望先锋?当然不会有这么划算的买卖。守望先锋的“暗影”部分,当然了,做那些海报宠儿们不会干的事情。总的来说,麦克雷自己还算满意。虽然守望先锋整体的理念和他本人当时的观念不太符合,但暗影守望毕竟是个不受明面条框制约的部门。另外,他对莱耶斯的印象很不错。

守望先锋的生活是麦克雷生命中最为稳定的一段。他很快认识了一干海报宠儿,意外地和他们打得火热;他在莱耶斯手下做事,几乎算是半个学徒。要他说,这里是他唯一能够称之为“家”的地方,死局帮的过去被他毫不留恋地抛在了时间长河里。

唯一的烦恼也和稳定生活形影不离。

 

莱耶斯将打空了弹夹的枪扔到一边,有些不耐烦地从冰柜里拿出冰啤酒,扔了一瓶给麦克雷。年轻牛仔接过啤酒:“你一直这么把枪当垃圾扔吗?”

“别教训我。”莱耶斯还是皱着眉头,一副坏脾气老师的模样。

牛仔耸耸肩,灌下一大口啤酒。突然莱耶斯整个人朝他冲过来,片刻间又闪了回去,手里提溜着牛仔插在腰后的左轮,朝麦克雷晃了晃,扔到桌上。他看牛仔就像看着没入行的毛头小伙。麦克雷掩饰地又吞了一口啤酒,不是太在意自己的宝贝左轮被垃圾一样扔在桌上——他满心是刚才莱耶斯蹭到自己手指的嘴唇,轻飘飘几乎感觉不到实感,又仿佛有火药气味,像西部带沙的风。

是的,唯一的烦恼就是这位“老师”。

“下午开会,你自己去找齐格勒把体检做了,明天出发。”莱耶斯说完就出门了,麦克雷把酒瓶按在桌上,仰天发出一声哀嚎。

午饭后麦克雷百无聊赖地晃到医疗翼,欣慰地看见齐格勒没有午休,敲门进去:“嗨安吉。”

“嗨杰西。莱耶斯昨天把你的表格送过来了,咱们这就开始?”医生从她的档案夹里抽出一叠纸,几乎没分心给他一个眼神,自己摆弄着器械和各种各样的表格。他注意到医生眼睛下面浅浅的阴影:忙碌的日常。

麦克雷迟疑一会儿,朝医生伸出手臂。

“怎么了?”齐格勒从不锈钢盘子里拿来一套抽血工具,将钢笔随手扔在白大褂的衣兜里,有些不解地抬头看他。

牛仔很犹豫。虽然安吉拉是他在守望先锋里唯一熟悉的同龄人,但这种疑似暗恋自己同性上级的情节总归不太好开口。更何况,这事和他一向对外展示的潇洒牛仔形象大相径庭。

“我……”冰凉的快速消毒过后,针头刺进紧绷的肌肉找到血管,温热血液缓缓流进写好他名字的试管里。麦克雷清了清喉咙,“你能保密吗?”

医生熟练迅速地抽完一管血,笑着在自己的嘴唇上做了个拉拉链的手势,将试管塞进检测仪。

“我喜欢莱耶斯,你觉得要表白吗?”

齐格勒瞪大了眼睛看着他,抄写血常规数据的手在表格上画下一个长条。

“咳……另外你什么时候能放弃抽血这种古老的体检项目?”麦克雷从罐子里抽出一根沾好止血胶的棉签,在刚才针头光顾的地方随意擦了擦。

“等你不嫌它麻烦的时候?”医生被他跑题的问句拉回现实,摇了摇头,“杰西,你……莱耶斯,你确定吗?我的意思是,平常看你们俩完全……”

“是啊。”麦克雷点点头,捻着棉签在手上打转,两人同时沉默下来。真正说出口才发现这感情不只是烦恼,还有些沉重。他们是守望先锋的战士,几乎每天都在生死线上徘徊,更不要说还在暗影守望这种危险只多不少的部门共事。原本日常生活中不算什么大事的情感问题,在他们身上只会更加难以宣之于口。

“你当然可以说,但杰西,”齐格勒按着他的手,“莱耶斯可能不会当真的。”

“噢——”牛仔这才想起来,莱耶斯比他大了将近二十岁,而自己暂时还没有成年,“shit。”

医生怜悯地看着他:“完全忘了?”

是啊。莱耶斯虽然是个杀伐决断的狠角色,在某些方面原则性却很强,他甚至连雪茄都不许牛仔抽,要知道麦克雷十几岁开始混迹西部帮派,从来没有像在守望先锋的日子里一样洁身自好过:不许碰雪茄,只能喝啤酒,嫖妓想都不要想,时不时还被提醒语言礼貌(居然由莱耶斯提醒他语言礼貌,他至今不敢相信),唯有杀人这“违纪项目”和从前保持了一致。莱耶斯在全面系统且严格地把他当做一个未成年人看待。

“我的前途一片黑暗,医生。”麦克雷恹恹地在全身检查仪上躺下,闭上了眼睛。

“哈哈,”齐格勒抬手看了一眼自己的表,确认日期后拍了拍好友,安慰道,“下下周你就能以成年人的姿态和他告白了。”

“下下周我在哪儿呢。”暗影守望不成文的惯例,出任务前都不知道具体目标,导致他每次出门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说实话,麦克雷也不太愿意在乱七八糟的任务途中和莱耶斯表白,那样听上去比未成年告白还要更不能当真。

“唔,”出乎他的意料,医生翻了翻自己的档案夹,在其中一张表单上看了会儿,“差不多在你生日后两天就得回来了。”

麦克雷愤愤不平地抬头看她:“为什么你会知道?!”

“你们要帮我和托比昂捎点东西回来,采购单上写着呢,莱耶斯签名的。”齐格勒捏着表单在牛仔眼睛前晃了晃,“回来说吧,正好可以好好给你准备一个生日会,莱耶斯就算生气也不会对你下死手的。”

“年度最佳好友,齐格勒博士。”他再次恹恹地闭上眼睛。

-

tbc

从every little kiss of you的R麦部分衍生,本来只想愉快开车的:(

下接→(二)

 
评论(4)
 
热度(57)
© 阿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