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爬墙快,善用unfo
 

20151231/嘉成x2哨向-冻土与玫瑰03

冻土与玫瑰(三)

由于哨兵和向导的觉醒都靠在青春期早中期来临,一般人长到20岁还没有觉醒迹象的话,就默认是普通人了。谷嘉诚听完伍嘉成的话以后觉得这种思维定势真是要不得。他的队友在夜宵前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样跟他说:“现在还在入冬我就给你报春是不是不太好,但是最近好像真的不太冷了。”

他严肃地回答:“你再认真感受两天。”

未觉醒的哨兵在周围有人经历觉醒的时候很容易被影响,有些人甚至被影响到就这么跟着一起觉醒了。伍嘉成那天晚上的反应明显不是普通人该有的,哨兵觉醒对普通人的影响最多最多是感觉到不对劲,不可能再多了。他唯一不确定的是,伍嘉成到底是个哨兵还是向导。为此他最近和亲爹一样关怀着队友的日常感受:你冷吗?热吗?(北极熊擦着他的小腿跑了过去)感觉有风吗?听到隔壁白澍和彭楚粤在唱K吗?(郭子凡在他旁边尖着嗓子喊了一声)耳朵疼吗?

终于有一天伍嘉成扛不住如山父爱了,拉着谷嘉诚严肃道:“要是这几天你没给我上常识课,我可能以为自己得绝症了。我是不是得绝症了?”

谷嘉诚被逗笑了,笑着笑着发现伍嘉成好像是认真的,抬手摸了摸他的头:“没有。”

“那我是要觉醒?”

“十有八九,”谷嘉诚又指了指他的衣服,“又没扣好。”

“没心情扣了,我好紧张啊老谷,歌词你背住了吗?这次舞蹈倒是还好,我好揪心和掌门互动那块,听说他们也有互动。还有子凡他们,太危险了……”紧张的人念叨着,也不是很在意有没有人回应他,只是偶尔看队友点点头就继续说下去了。

谷嘉诚叹了口气,伸手帮他鼓捣衣服上复杂的搭搭扣扣。今晚是第一场大逃杀,他和伍嘉成属于十拿九稳的安全区,他们担心的是郭子凡和宾俊杰。团队是需要做出牺牲的,今晚的排兵布阵决定了他们拿分不占优势,要继续蝉联第一很困难。其实在之前这十六个人都算是朋友,并没有多么泾渭分明的敌我关系,直到他们偷偷排练了《神奇》,又整合两人意见确定了队伍的口号,队伍间的竞争意识单方面地默默生长起来:他们终于意识到,要保住自己的队友在这个舞台上继续走下去,需要每个人的努力。八个人从一起笑闹的朋友变成了互相拥抱着哭过的兄弟,为了彼此的前程付出过,这感情却将要在今夜迎来离别。

舞台表演结束后紧张的气氛达到顶点,几个精神体也承受着主人的焦虑和紧张,严阵以待地守在主人旁边。北极熊作为最年长成熟的一个,时不时分心去探头观察伙伴们的状态,但基本也没有离开谷嘉诚一步之外。它的主人本身不是很紧张,倒是伍嘉成很需要什么安慰似的,跟谷嘉诚要求让北极熊呆在他身边,说是这样他感觉好一点。北极熊百分百确定自己的主人是哨兵,不存在向导一样的精神安抚作用,因此它对自己被当成安慰剂还是有一点不爽,如果不是自己对伍嘉成很有好感,肯定早就拒绝了。谷嘉诚对此倒是像很受用的样子,它喷了喷鼻子。

最后的结果算是在意料之内了,但离别的伤感不因为有预料而少一点,谷嘉诚听到右边彭楚粤已经躲在白澍肩膀后面哭得泣不成声,伍嘉成也扭过身背对镜头掉眼泪。他伸手拍拍队友,低声讲着安慰的话,自己也禁不住有点哽咽,这会儿有些羡慕向导的本事。一群少年最终在台上哭得毫无形象可言,或许还带着一些兔死狐悲的自伤,《神奇》台上的八个人,也只留下了六个。

那天回宿舍的路上大家都很沉默,伍嘉成上车前央求哨兵不要把北极熊收回去,他只好点头同意,让熊就这么挤在伍嘉成腿边跟了一路。这是他们第一次经历真正的队友分别,谷嘉诚很能理解他。相对来说哨兵向导们承受力要强一些,塔里的训练和这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队友的离别乃至死亡,是每一个强能力哨兵和向导的必修课。

夜里他们第一次没有和摄像头开玩笑,早早关了灯在床上躺下。过了好一会儿,伍嘉成带着鼻音叫队友的名字:“谷嘉诚?”

“嗯。”

随后又是一阵长长的沉默。谷嘉诚听着紊乱的呼吸声,知道队友毫无睡意,把挤在自己脚边的北极熊赶到对面床边,也不管是不是真的有用,希望能让他感觉好受一点。

“……其实我很后怕,我们两个一直不要拆开好不好?我不想走也不想看你走,也不想你拆到别的队里去。”

“好。”谷嘉诚轻轻叹了口气。对面的声音在他自己感觉是控制好了,哨兵却能明显听到微微的颤抖,本来就爱哭的人这会儿大概确实不太能控制自己。他不知道临近觉醒对伍嘉成的情绪波动是不是有影响,但如果到了难以入睡的地步,他是不介意把肖战摇醒过来做个辅助的。

“老谷。”

“嗯。”

“你……”伍嘉成刚开口又停下了,有些紧张地揪着被子,半晌像放弃一样松开手重新躺好准备睡觉的姿势,“晚安。”

“晚安。”哨兵没打算细问,“你现在天大的事是等觉醒,别的都别想了。”

“嘉嘉怎么样了?”伍嘉成突然问道。这几天都忙着训练,他自己又是个普通人,就没怎么关注小哨兵的事,只是听他们聊天讲过几句塔里警告之类的,这会儿突然想起来,有些担心。

谷嘉诚皱眉道:“他觉醒比较早,塔里是要求尽早去受训,暂时帮他拖一拖应该没什么大事,实在不行再说吧。”这件事确实比较棘手,年纪小的觉醒者一般被要求在觉醒后立刻进塔受训,像谷嘉诚那个年纪觉醒当天就进塔了。但节目流程不会等他,小孩子又不甘心中途放弃,只好找了各方面关系打条子,能拖一期是一期。

“如果我要是在这个年纪觉醒了,是不是也要马上进塔?你上次说年纪特别小和特别大的会要求很严格,居中的管得比较松,我这样的已经算是晚年了吧……”伍嘉成掩饰不了地担忧道。

哨兵却用特别能让人放宽心的语气毫不犹豫地回答他:“有我。”一个没到三十岁的次席哨兵在系统外的世界里没什么特权,换到哨兵向导体系里就是两说了。何况他对自己的能力很有信心,在信息素和白噪音齐全的情况下,要辅导一个人觉醒,或者在接下来的训练中当他的导师,都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事。

“嗯。……明天就不是我们两个住一间了。”伍嘉成像是终于累得要睡着了,声音轻飘飘地有些不真切。

“晚安。”哨兵没有表态,北极熊靠在普通人床边哼了一声。他听了一会儿,确定队友呼吸和心跳平稳放慢,自己翻了个身,也沉沉睡去。

tbc

-----

本来这两天被糖砸了一脸想写甜饼的,最后还是先找找连载的感觉再说……顺时间线真是烦_(:зゝ∠)_

不出意外的话,没有额外的新年快乐辣。2016顺遂健康~

 
评论(11)
 
热度(33)
© 阿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