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爬墙快,善用unfo
 

20151210/嘉成x2哨向AU-冻土与玫瑰01

冻土与玫瑰(一)

在现实燃少节目基础上添加的哨兵向导au,不了解的可以百度一下


平常人不太愿意踏入的政府大楼里,两个哨兵的精神体正懒懒地趴在地上,时不时跟着主人的情绪波动抖抖耳朵,却不曾进行攻击动作——即使其中一个男人的咆哮已经炸得隔壁办公室的向导打开了全状态的屏障。

“……这件事你真的做得太离谱了,我不同意。”

“嗯。”

“你一个二十三岁就当上次席的哨兵,跑去搞毛的真人秀?你脑子瓦特了?我知道你无聊,觉得唱歌好玩,去上个音乐学院不行?到三十了来干点正事顺顺遂遂的,我——你爹是不是管不了你了?”

“是啊。”

“你出去,出去,明天再来挨骂。”男人扶着额头朝他挥手,窗台上睡着的贵宾犬慢慢踱过来舔了舔他的手。

谷嘉诚朝他点点头,转身离开了房间,桌边趴着的北极熊懒悠悠地起身跟上,走路的时候时不时用自己一身雪白毛发蹭蹭主人。谷嘉诚看了它一眼,笑着小声道:“明天就去集训了啊。”

“谷嘉诚!——”拥有强大听力的首席哨兵自然不会错过这句补充,可惜谷嘉诚早已经从窗户翻出去,走远了。

这个年代哨兵与向导的基因已经很普遍,人类的寿命增加,生育率却大幅降低,导致哨兵向导中有了一条“三十岁以下不进行官方危险活动”的规定,要求在此之前觉醒、并进入了官方系统的哨兵和向导们,三十岁以前不参与前线及外勤活动,取而代之的是自觉醒开始就参与繁多冗长的训练和模拟战斗,以此保证哨兵向导们较低的折损率。

在此之前,有少数年轻哨兵会由于出色的训练成绩得到首席的青睐,比同辈们率先踏入系统内部,甚至拿到次席的头衔。但在保护法的要求下,达到三十岁之前,这个身份是不允许被暴露的,他们确实可以去参与各种自己感兴趣的活动而不违反任何规定——比如谷嘉诚想去的真人秀。

至于为什么想去,他只是想做点改变而已。青春期早期顺利觉醒,在塔内进行基础训练,选择进入官方系统,乃至在某次联合模拟训练里给首席留下深刻印象,他的人生就是一部平板无聊的小说,没有波澜,除了书面成绩差劲之外几乎没有任何可以让人不满的地方,他觉得腻了。

第二天早上节目组来家里拍了段个人vcr,谷嘉诚顺便收拾好了行李,启程去北京了。起飞前收到首席的短信:听说是个比赛,去都去了就拿个第一。他笑了笑,北极熊在精神图景里懒懒地呼噜两声,翻身又睡了。

等到了集训地点,他才发现这么一群少年里还有不少哨兵和向导。接待人的精神体好奇地绕着各位新报到的少年飞了好几圈,在他头上停得尤其久,直到接待人过来问他:“谷嘉诚?”

“嗯。”

“你好,不好意思,我的精神体比较好奇,”接待人和善地笑着,“哨兵,你分到北302,有需要的话可以来找我,这块的白噪音信息素这些归我管。”

“好的。”

“信息表上你说这方面完全没有问题?还有塔里出具的证明是吗?”

“是,我不需要信息素白噪音。”

“好的,”接待人在信息版上划拉着什么,“那么好运了,哨兵。”

“谢谢。”谷嘉诚朝他点点头,拉着行李箱往自己房间走去。看样子节目组还是对信息素的问题很有顾虑,他一路走过来哨兵的房间几乎全在同一片区域,几个已经装上白噪音装置的房间明显是早早给哨兵向导们准备好的。不过这样也很好,起码大家不会有太多冲突。他放心地让北极熊跑出来,一人一熊先后在走廊上慢悠悠踱着步子。

那天晚上他在集合会议上见到了伍嘉成,对这个和自己名字很像的人多看了几眼:活泼,会说话,唱歌不错,没有觉醒过,是个普通人。可惜节目对他们两个的定位差太远了,课目没什么重合,不然说不定可以交个不错的朋友。

这个观念一直延续到正式演出那天打止。在此之前他们只是点头之交,突然被掌门人分成一个二人组,能看出来伍嘉成一开始有些尴尬。北极熊倒是很喜欢这个结果,李宇春一宣布结果,大熊就蹭过去嗅了嗅他。可惜这位普通人什么也感觉不到。谷嘉诚走过去和他握了握手:“之前没怎么聊过,以后一起加油。”

那个普通人咧嘴朝他笑:“好,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伍嘉成。”

“我是谷嘉诚。”他也跟着笑了笑,北极熊在他们周围绕着圈。

那天晚上他们重新分配过了房间,谷嘉诚欣慰地看到伍嘉成的行李都叠得差不多,起码不是乱七八糟揉作一团塞进箱子了事的类型。等到收拾得差不多了,两人在床上躺好,伍嘉成一边刷着手机一边抬头看他:“你怎么做到的穿着短裤和塑料拖鞋,我都要冷死了,说好的北京有暖气我感觉自己被深深伤害了感情……”

谷嘉诚偏头看他:两床被子严严实实地把人裹在里边,伸出来的手腕上还能看见那件看上去就很暖和的珊瑚绒睡衣。

“……要不你睡我的被子吧。”

“不用不用,”伍嘉成似乎被吓了一跳,拨浪鼓一样摇着头,“你赶紧盖上被子吧,冷得不行,我暖一下被子就好了。”

“我不冷啊。”谷嘉诚起身把自己的被子拎出来一床扔到他床上,“你盖。”

“真的不冷?”普通人坐起来,手上无意识地揉着被角,看样子是真心在疑惑,“你不是也从南方过来的吗?”

“我是哨兵。”谷嘉诚朝他笑笑,北极熊像在应和他的话一样低低地吼了一声,换来主人低下身敷衍的一通揉搓。

伍嘉成恍然大悟地躺回去:“差点忘了。那我不客气了,谢谢你。”

“嗯,”哨兵跻着拖鞋往外走,“我去拿点柚子吃,你要吗?”

“不吃了,”伍嘉成坐起来费力地给自己铺着被子,“晚上吃太多,撑得不行,一杯水都喝不下了。”

“嗯。”

半夜谷嘉诚填饱肚子回宿舍的时候伍嘉成已经睡了,他的北极熊挤在两张床中间趴着,看样子也已经睡了好一会儿。他轻手轻脚地关上门,脱完衣服躺好,超乎常人的听力让他能清晰地听见室友的呼吸声,长期的训练则让他能够很容易判断这个普通人在装睡。他轻轻叹了口气,将白熊叫回精神图景里呆着,又用精神力做了个屏障把两人隔开,随后翻身睡了。


tbc

(二)

好像并没有很遵循原设,总之任性胡来(。

没有存文所以是写一章发一章的所以更新并不会很快,然后毕竟我的专业是撒糖所以设定都是按平和方向走,当个明星唱唱歌跳跳舞谈谈恋爱而已嗯。

不能算是传统的哨向文……

又名熊科与猫科XDD

 
评论(28)
 
热度(45)
© 阿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