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爬墙快,善用unfo
 

20150316

施魏因施泰格x拉姆甜饼(AU)小段子x2

①接昨天发的那个→甜饼一号,梗来自灰羽南陌在昨天段子下边的评论~姑娘不愿意的话请告知,我好撤掉-3-

②AU来自今天的天足→_→阔少自己紧跟着队短的脚步又双叒叕表白了,表完白说自己喜欢(/擅长?)的体育运动,第一个就说打网球,连滑雪都放在第二个讲,竹马哭哭喔→_→最近这两位的互相表白我真是看不懂→_→写到最后感觉有点弱智,肯定不是我的错。


  这是他们相爱之后的事了。

  巴斯蒂在身为运动员参与的最后一届冬奥会上收获颇丰,差一点又刷新自己年轻时候创下的记录,可惜菲利普比赛结束后就先飞回家了,没有参加他们的庆功会。庆功应酬寒暄采访都忙完之后他终于推开家门,菲利普的字条在桌上端正地摆着:不累的话直接来店里,累的话下午来。到家给电话。

  “嘿——”他拖了个长长的音,像是不好意思把想念挂在嘴边、却又忍不住撒娇的小男孩。

  那头的人温柔地回了句问好:“到家了?厨房有吃的,垫一点睡一觉吧。”

  “好。想你了。”

  “梦里见。”

  肉麻好听的情话真是世界上消除疲惫的第一利器,他到睡着为止都没能抚平自己脸上的笑意。

  醒来时日头刚好开始西斜,巴斯蒂匆忙冲了个澡,拿上车钥匙出门,打算把菲利普早早接回家好开始两人的漫长庆祝。

  但即使是第二次了,看见人坐在面包店里啃自己的头仍然是件远远超出奇怪范畴的事。是的,面包店橱窗里又摆上了幸运猪和“金牌施魏因施泰格”的造型面包,而那位面包店老板大概是饿了,正站在橱窗边啃着自己爱人造型的面包,一边和店员聊着什么。他的眼角堆着好看的笑纹,除此之外几乎和几年前他们在这里初遇时没有变化——那位矮个子男人又是一口咬在面包的脑袋上,巴斯蒂觉得自己非得进去阻止他不可了。

  当然,用吻是可以接受的。


网球AU

  网球运动员的生涯要长可以很长,说短也可以很短,巴斯蒂对自己的身体状况还是很庆幸的,虽然黄金时期已经过去好几年,还能够在ATP单打排名上占着一个不错的位置。双打比赛在这里起着什么作用他也说不清楚,有人劝他专心单打,也有人说双打来调剂也很不错。

  他个人来说是很享受和菲利普搭档双打的。

  网球是个人项目,团队合作更多地表现在教练团上,但和菲利普的双打不一样,连新闻也常常对他们的合作打高分:两个在单打项目上常青的选手,能够对制霸双打常胜的兄弟组合产生威胁,这在当今网坛确实不多见。

  哦,这家报纸倒是独树一帜——

Q:那么施魏因施泰格是否能够与您愉快合作呢?就我们所知,您和他并不像表面上那么合拍?

A:我不知道您的所知从何而来,就我所知,我们两个是互相尊重和爱慕的挚友,无论在球技和人品上他都是无可指摘的,如果我们有过不合拍,那一定是因为互相不够了解。但现在我连他家有几双袜子都知道得一清二楚,您的担心大可不必了。

  巴斯蒂简直要笑得摔下沙发了,这显然是致敬他前一阵子的赛后采访,互相爱慕这种词汇不是他们第一次用了,最开始几次媒体听到这词总像逮到蜂巢的维尼一样把他俩各自的女友从头到尾梳理一遍,最后在他们的取向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现在全世界都麻木了,这次的焦点会在袜子上?

  那么菲利普拉姆怎么会知道巴斯蒂安施魏因施泰格家里的袜子有几双呢?

  时间回到前天下午:

  “亲爱的,我——”

  “闭嘴!”

  “真的忘记洗了!”

  “整个抽屉的都给你穿完了都没洗。”

  “只有十双。”

  “……”

  “来的路上帮我带两双就行!”


2015-03-16 6 /
标签: 猪拉
 
评论(6)
 
热度(20)
  1. ryeong阿酒 转载了此文字
© 阿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