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爬墙快,善用unfo
 

20150221

Passing

Aragorn/Legolas


  春天在此地总是来得迟又慢,然而终归是将要来了,太阳虽不能提供太多热量,在林间看来仍然是温暖强烈的。不知名的草从渐渐融化的雪层中钻出一点一星绿色,冰冷的水终于在石头和冰块间流动起来。要耐心等待一段不短的时间过去,这片大地才会被草绿色覆盖,小花缀在空地或树边,自然的生灵们在这天堂中放歌——唱得最好的那位当然是四季不休的。

  马儿走得很稳,即使刚刚在树林里走了一大圈也不见疲惫,莱戈拉斯稳稳地坐在马背上,漫不经心地哼着曾听朋友们在宴会上唱过的曲子,温柔的眼睛扫过这片土地。一切仍如他早晨离开时的旧模样,只有太阳已经跌到了木屋房顶的边缘。精灵在同伴全部西渡后把大地之上所有地方都视作暂居地,没有哪里让他感觉到归属,但这一方小小的木屋总要特殊一些,他在打理上花的心思也要更多:木屋里有一名普通精灵过好生活的所有必需品,甚至包括一整套炊具。

  将马儿照顾好、自己也填饱肚子之后,太阳终于沉入地平线下,林间月辉大盛,晴朗的天空还可见到星辰星罗棋布。莱戈拉斯轻巧地在树枝上舒服坐好,有小松鼠受到惊扰探出头来看他,随后又钻回了自己的树洞,多半是习惯了与精灵同眠。

  这木屋的地点很好,离故地不远也并不靠近,离大海也是,这样他可以时时怀念自己曾经与朋友们的游历和冒险,却不至于太频繁地想念,也可帮助他抵消些对大海的渴望。莱戈拉斯在这世界滞留了几千年,也曾在人类之中生活不短的时间,甚至与故人的后裔打交道,然而时间越长他越喜欢离人类远一些。世界变得太快,离开的愿望在这样的变化中慢慢变得难以抵抗,他想念自己的族人,想念父亲,想念精灵们轻缓快活的日子,想念有朋友陪伴的快乐。与之相对的念头只有一线小小的希望:他在等待阿拉贡。即使不知道阿拉贡会不会再出现在此,即使根本无从找起、而这等待茫然无期,他的心底似乎一直相信阿拉贡会再出现,并且出现时自己会有所察觉。

  然而这等待并非有渺茫弱小的相信就足以支撑。他曾无数次怀疑过自己,是否对这位朋友的思念蒙蔽了自己的双眼,使他盲目?是这无法容于人的爱情让他受到惩罚,独自受过这无边无际的孤独?最开始他像个蛮不讲理的孩童,一边任由痛苦碾碎着自己,一边对自己保证要等阿拉贡,无数个世界、无数个转世,直到一切毁灭才停止。然而在漫长岁月中这等待由痛苦变成麻木,阿拉贡一直没有来,心中呼唤西渡的声音渐渐大了起来,痛苦与思念的火焰终于熄灭,只剩下灰烬仍留余温。他告诉自己就只等这一世,也不必去与阿拉贡相认,只要看着他过完普通人的第一世,自己就可毫无遗憾地离开。然而即使这样等待也太长了,或者下一次春天来临的时候这灰烬也将冷透,他将不再抗拒大海的召唤,而是带着无可纾解的遗憾和思念回到他所属之地。

  第二天莱戈拉斯与朝阳一同醒来。他跳下树枝,突然意识到周围的生灵们传递着莫名的焦躁,冷风比往常更刺骨,马儿不耐烦地在溪水边游荡,树木也不再散发出敦厚安逸的气息。他将手放在背后的刀柄上,却在下一秒看见倚在木屋门口睡着的邋遢人类。

  朝阳从地平线上一跃而出,溪水终于破开冰块潺潺而走,春天在此地总是来得迟又慢,然而终归是来了。


-

应该是TBC,也可能就END了……

差不多俩小时1k字比较糙但还是不修了,懒

其实就是想写L在漫长等待里慢慢枯掉(?)的感觉,可惜最后没表达到位。因为人皇在我心里绝对和“会对伴侣不忠”的渣半点扯不上关系,所以AL的爱情要双向的话没办法在有阿尔温的世界写但我又不甘心只写友达以上恋人未满就end嘤嘤嘤

2015-02-21 2 /
标签: ALlotr
 
评论(2)
 
热度(7)
© 阿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