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爬墙快,善用unfo
 

20140718

猪拉片段01(粮食


巴斯蒂没有问过菲利普退出国家队的事,菲利普也没有和他提起过,世界杯期间专心备战好像是他们的默契,何况赛间的各种状况也确实需要他们去处理。直到他们真的拿到了金杯,从看台上走下来,巴斯蒂才突然想起这件事情。他停了一步,伸手把走在身后的菲利普拉进怀里——他总是这样搂他,环着他的脖颈,稍稍低着头和他说话,从很小的时候就这么做了。

他仍然没有问出口,而是随口说了句什么,类似你看到曼努的表情了吗之类的话,两人互相搂着笑成一团。

那天他们玩得很疯,比拿到冠军杯之后还要快乐,但第二天巴斯蒂仍然忍不住敲响了菲利普的门。

“早,进来吧。”

“早。”

队长还含着牙膏沫,巴斯蒂识趣地自己坐到房间里的小桌子边等他梳洗完毕。昨天夜里他考虑过很多次要怎么开口,到了现在脑子里仍然是一片空白,他只是觉得自己必须要问清楚,他不想做最后一个从新闻上得到消息的人。

“巴斯蒂。”

他抬头看着已经整理好自己的队长,脱口而出道:“你已经决定要走了。”

菲利普“嗯”了一声,走到床沿盘腿坐下,没有抬头看好友,像是在考虑要怎么解释这件事。对着教练、足协主席、媒体,无论是谁,他都能直接告诉他们自己的决定,但巴斯蒂不一样。这个人和自己一起扛过了风风雨雨,也是这个人两次和自己一起走上荣誉巅峰,哪怕其他的队友和他也是不一样的。

但不等到他整理好要说的话,对方就先开口了:“其实我想了很久要怎么问,但看到你就知道不用费心了,你就是——你一直都是这样。”

“我觉得现在退是最好的时机。”

“对我们来说不是。”

“巴斯蒂——”

灰眼睛男人突然站起来,打断了菲利普的话:“我知道我不能改变什么,我们谁都一样,你一直就是,你有你自己的计划,我也没打算让你有什么——改变或者别的什么,都行,”他的胸膛起伏着,显然在努力压抑自己的怒气,菲利普看得很清楚,“我去吃早饭。”

“你可以当一个很好的队长,巴斯蒂,你可以带领——”

“见鬼我不是在说队长的事!”已经拧开了锁的男人把门摔上,冲回来揪住了队长的衣领,灰眼睛里显而易见地全是狂怒,菲利普重重地摔在柔软的床上,恍然觉得已经好久没有见过他这么生气了。他们不常争吵,这倒是很稀奇。“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他当然知道。

“……但我想退了,是时候了。”

他们就这么僵持了一会儿,终于巴斯蒂松开手,瘫倒在菲利普旁边,两人并肩躺着,就像以前正副队长需要谈谈的时候常常做的那样,只是这次谁都没有说话。巴斯蒂想,自己早就知道会是这样,他们认识十六年了,共事十三年,最了解菲利普的大概就是他。可他的怒气不因为这分理解而减少。

“我当不了队长,你知道的。”

菲利普的手轻轻摩挲着他的手臂,闻声拍了拍他:“我记得有人和我说过好多次不要妄自菲薄,现在有点忘记他是谁了。”

“如果他们决定把袖标给我,我会戴上的,但输了球之后我从来不会站着把他们一个个拉起来,那是你的活。何况我还不看点球,德国队需要一个强硬的领袖!而不是不敢看点球的软蛋!”最后两句模仿媒体的腔调成功逗笑了菲利普,他自己也跟着笑了起来,接着又摇摇头,“你才三十岁。”

“我一直觉得有你和我一起走这么长很幸运。”

“对此你的回报就是把我扔下?”巴斯蒂侧过身去看着好友,抬手将手臂枕在脑袋下面,漫不经心地捏着对方的发尖。

“所以我觉得唯一有愧疚的就是对你。”德国队长任由他揉着自己的头发,自己则专注地研究着天花板,“不出意外肯定是你了,你还有一届欧洲杯要踢呢,队长。”

“如果到那个时候我还能进大名单的话。”

“别说傻话,除了你只剩下波尔蒂和佩尔,他不能都不带的。”菲利普说完迅速地看了他一眼,巴斯蒂则收回了手,重新平躺好。

就在他以为他已经睡着的时候,巴斯蒂突然开口道:“你还记得那年拍全家福吗?Fringser摔下去的那次。”

当年的情景像就发生在昨天,菲利普笑了起来:“当然,我吓了一跳,后排都在笑,米夏还说他早该戒掉肉食了。”

“还有那个保龄球,我当时正往那边走呢,突然就扔球了,最后只能倒在左边。”巴斯蒂咧嘴笑着,那年他们都还是意气风发的少年,青春左路在德国成为最热门的话题,所有人,包括他们自己,都相信他们能干成一番成就。只是没有想到这成就晚来了八年。

然而,幸好这成就终于来了。

“如果真的能在拜仁终老,我一定要比你早退役。”

菲利普不敢置信地瞪着他:“你是一定要在莫名其妙的地方回击的小孩子吗?”

巴斯蒂没有回答他,带着小小的微笑在床上挪了挪,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闭上眼睛:“为了你我从昨晚到今早都没睡安稳。”

现任德国国家队队长在副队长身边躺好,伸手拽过被子给对方分了一点,打算跟着睡一个回笼觉。

“拜仁慕尼黑见,巴斯蒂。”

“好梦,队长。”


--

叨逼叨的长度直逼正文……

上一篇是命题,这篇就不会取标题了= =

今天晴天霹雳之后能搞出来这么篇玩意感觉我还是棒棒的(个P

应该还有两到三个片段,长短不一定,其中起码有一篇肯定不会是粮食,要写爱情了……纪录片出来以后有没有再说吧。

世界杯开始之前还在这边碎碎念了一大堆熊糖的事,其实也记得队短之前说踢完要退国家队,但没有当真过。今天刚刷到新闻的时候是不信的,但几分钟内就确认了消息。哭过一轮把眼泪擦了,只能接受事实。好像熊糖走的时候还可以拿别的东西发泄当出气口,忿恨总是能削弱痛苦,可这人是自己要走的,你去怪谁呢?

不是没有人说过我奇葩,熊糖本命还真的喜欢队短的可能真的很少吧,粉转路人黑过,但他无论在拜仁还是在国家队的表现都无可指摘。劳模是他,输球了把队友一个个从地上拉起来的是他,06年的青春左路让人眼前一亮,之后从临危受命的国家队队长到俱乐部队长,带着球队一路迈着艰难的步子往前走,直到13年的扬眉吐气,直到14年圆梦巴西。

他确实跟着球队大起大落过,也作为个人经历过枪林弹雨。选择现在作为队长提前退出国家队,作为看客无从知道他是否引巴熊当年的状况为戒,但现在的确给了德国队一个平稳的队长交接,也给了国家队足够的时间锻炼和筛选新人。我们会惋惜他为什么不等到欧洲杯,但其实也知道那时候时间就紧了吧。

最难过的是06那批人到现在只剩下三个了,猪、波和模特,硬要算还剩个勒夫。看那张黑白和彩色的头像图真的太难受,那时候真的童话一样的一年,现在马上要走光了,时间在他们身上就像是多倍速,无论如何追赶不及,再爱的都要离去,剩下一个换光了人的球队,我还继续莫名其妙地爱着。

既然专注俱乐部队短肯定是想再冲击更高的荣誉巅峰,幸好我是南部……我们拜仁慕尼黑见吧,队长。

小声说作为猪本命没意外的话这人居然还能捞个队长当当真是不易→_→能当满两年不,别分分钟被一茬茬的小甜菜挤走了→_→

狮子熊糖走的时候我都因为猪撑住了没脱粉,猪走的时候我要靠谁啊……总觉得可以理解跟着巴熊走了的粉,不光是闹翻的原因,球队赢了他那么高兴,作为粉好像就能跟着高兴了。猪拉波这一批的粉到最后大概比巴熊纯人蜜要好得多,更衣室没问题还拿到了冠,没什么遗憾的。

两年后能再冠一个不_(:зゝ∠)_好难过以后国家队就不能看队短领头走出球员通道了,也看不到他唱国歌了_(:зゝ∠)_这些事明明都经历过了为什么让我再经历一遍_(:зゝ∠)_哦还要再再经历几遍的_(:зゝ∠)_妈妈我不要看足球了_(:зゝ∠)_

 
评论(7)
 
热度(22)
  1. Harveryl阿酒 转载了此文字
© 阿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