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爬墙快,善用unfo
 

20140628

四季

拜仁/德国队/主史歪泥、队短


这次废话想放在正文前边说。

仍然没有修,也没有攒RP。

11-13两个赛季拜仁太励志了,今天又看了一遍赛季总结,又难过又感动的……13-14老实说没怎么看,不喜欢瓜秃,也不喜欢瓜秃治下的拜仁=-=这句词特别合上两个赛季:向前跑 迎着冷眼和嘲笑 生命的广阔不历经磨难怎能感到 命运它无法让我们跪地求饶

这个图看着特别百感交集

追梦赤子心-拜仁欧冠MV

十首歌带你走进真实的德国队(二) (老男孩/海阔天空)

这个命题正好碰上WC,就想写足球吧,适合写谁想都不用想,熊糖或者猪拉。

其实这个CP萌的不是像猪波那样的国民向不要脸,就是可以放心背靠背细水长流的相互扶持,从98年到14年,除开拉姆去斯图加特的两年,已经14年了。他们的第三次世界杯,也可能是最后一次了,纵然知道渺茫,也不由抱着夺冠的希望。

既然是做梦,做得更大又何妨呢?拜仁不也是从三亚走到了五冠吗?德国队已经连续的一个亚军两个季军,怎么就完全不可能呢?

本来想写熊糖,但是想想正值世界杯,还是展望未来吧。

愿巴斯蒂和菲利普能够走得更远,走到顶峰,他们一起。

BF他们没能拿到的,让K替他们拿吧。 


 

2010夏

南非之旅不能说是顺利的,开赛前就一路坎坎坷坷,米夏伤退,队长之争,媒体的指责和非难,乃至国民的怀疑。好在第一场小组赛的大胜为他们赢得了喘息之机,随后对英格兰和阿根廷的大胜更是让媒体齐齐转了风向,连声称赞这支年轻的球队锐不可当。然而他们的压力并不见少。

对阵西班牙让这压力几乎达到了顶峰。

赛前巴斯蒂找菲利普长谈过一次,他们躺在宾馆的大床上说说笑笑,回忆06年的胜败。只是四年而已,那年带起风暴的青春左路如今已经拆得七零八落,曾经站在他们面前的老将们也不剩几个,现在要轮到他们扛大旗了。他有时候会情不自禁地感谢自己的好运,即使这样大的担子摆在面前,还有身边这个人和他一起。

“巴斯蒂,谢谢你。”

刚灌下一口果汁的副队长匆忙咽下满口酸甜,差点呛着:“什么?”

“我说谢谢你。”菲利普没好气地重复道。他确实很少说这些话,但也没必要这么夸张吧?

“哦,下次媒体就要叫你外星人拉姆了。”

他想不出反驳的话,两人在洒满扑克的大床上笑得前仰后合,像两个小孩子一样。那天他们聊到很晚,巴斯蒂走之前和他说:“不管最后成功了还是失败,什么都不会变的。”

后来他远远看见队员们躺在草地上,看见皮克走过去拉起巴斯蒂,突然想起了他说的这句话。

他走过去拍了拍他,看见他眼里的痛苦,安慰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这一年他们仍然是季军。

 

2012冬

他戴好手套,从副驾驶座上抓起帽子胡乱地往头上一罩,打开了车门,慕尼黑的冬天在门外等着他。到现在那一幕偶尔还会在眼前重演。他用衣领挡着眼睛,最后结果揭晓的时刻懦弱地跪倒在地上,他知道菲利普紧跟着来揉他的头安慰他,但没有给他回应。不过那没什么,他想,职业足球运动员总是要很擅长于调整心态的,况且,毕竟是有一个新的开始在等着他们了。

刚进训练场就看见菲利普在颠球,显然不如他怕冷的小个子只穿着普通的长袖和外套,没有手套和帽子,呼出的白气即使在门口也看得很明显。巴斯蒂慢悠悠地走过去:“还是一样勤奋啊。”

队长瞥了他一眼,伸手把球捞进怀里:“这么冷吗?”

他拽掉一只手套,伸过那只手捏了捏对方的:“这不是差不到哪里去嘛。”说着把拽下来的手套扔给他,自己把手揣进上衣口袋里,缩了缩肩膀。

菲利普把还带着对方体温的手套戴上,突然想起很久以前的事情,那时候他们都还不到二十岁,第一次听说施魏因施泰格这个人就是因为他著名的怕冷。朋友是这么说的:那个姓很长的人吗?现在还在穿长袖的就是。

他接着抬头问了一句:谁?

那人一边压着腿一边朝前边抬了抬下巴:那个。

当时已经快到春天了,青训营里的小伙子们早早换上了短袖短裤,满眼光裸的胳膊里那位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就特别显眼。他似乎感觉到这边的视线,回头望了这边一眼,朝他们笑笑点了点头。

怕冷的自来熟。拉姆低下头继续自己的训练,在心里给那位施魏因施泰格下了定义。

后来怎么在聊天和配合里熟稔起来的他不记得了,只是青训营的朋友们走走散散,最后留下的居然只有他们两个,在国家队重逢,在拜仁共事,除开他在斯图加特的两年,到今年正好12年。再有几天就要跨入13年了。

“你还好吗?”他抬头问道,对方正在旁边一手放在口袋里漫不经心地做着热身运动,闻声疑惑地看向他。菲利普耸耸肩解释道:“看见昨天记者问你冠军杯的事了。”

巴斯蒂笑笑站直了,抬手揉了揉菲利普的头:“如果这么点小事能影响到我,我就站不到这里了。”

他点点头。

 

2013春

四月初,他们在法兰克福的主场冲击沙拉盘。上半场毫无建树,下半场菲利普终于找到绝好的机会——阿尔扬往前带球的时候回头看了他一眼,他立刻加速往前跑了上去,看见戴着手套的巴斯蒂在门前等着他的球。一个流畅的传球,一个漂亮的后脚跟进球,提前六轮将他们送上了德甲冠军的位子,这是拜仁的第二十三个沙拉盘,也是他的第五个,巴斯蒂的第六个。

菲利普和阿尔扬跑向巴斯蒂,他们拥抱在一起庆祝进球,终场哨响起后则开始庆祝他们提前到来的冠军:搭着肩膀围成半圆跳着、把海因克斯抛起来、趴在地上贴地滑翔,他们大笑着庆祝今年的第一个冠军。

同时还等着第二个,当然。他想这算是一个好兆头吧。

两周后,在安联迎战巴萨,一场意料之外的大胜。

一切顺利地进行着,五月二十六日,他们迎来了冠军杯的决赛,对手是再熟悉不过的多特蒙德。赛前列队的时候巴斯蒂仍然站在最后一个,菲利普走过去和他拥抱,用确保其他人听不到的声音耳语道:“这次是我们的了。”

巴斯蒂仍然是拍了拍他,手掌有力地按在他肩上:“对,是我们的了。”

仍然是没有突破的上半场,下半场马里奥进球刚刚不到十分钟就由京多安的点球扳平了比分,菲利普险些以为又要重复上一次的剧本,而这个场面一直持续到离伤停补时不到两分钟的时候。但感谢阿尔扬,终场哨起的时候,是他们最终举起了大耳朵杯。

是我们的了!

队友们疯狂地拥抱着、笑着、庆祝着这个得来不易的荣誉,他也终于找到了巴斯蒂。一个紧紧的拥抱就够了,从上个赛季到现在,这其中最沉重的苦涩和激动,只有他最明白。他想再跟他说谢谢,可那个印在耳后的亲吻没有让他说出口,全场的嘈杂里他只听见巴斯蒂在耳边的低语:“终于到了。”

他们先后走上台阶,领过奖牌,菲利普终于举起了圣伯莱德杯,巴斯蒂在身后揽住了他,这时痛苦的欢喜的眼泪都已擦干,只有笑容留在他们的脸上。仅仅一年前,他们还被所有人嘲笑,而现在,终于迎来他们应得胜利。

 

2013秋

这么多年来只有我们俩是一直在一起的,对我来说,你已经不光是我的老朋友了,我们也成了彼此最要好的朋友。

老战友和最好的朋友,这个定位还算不错。

还记得么?2002年,我们俩代表拜仁青年队获得德国A级青年联赛冠军的时候,当时的我们是多么的开心,这开心程度不亚于我们赢得了欧冠的冠军。

当然记得,那是我的,我们的第一个胜利。

如今的你,无论是在在拜仁还是在德国国家队你都是一个伟大的队长。今年我们终于实现了11年前的梦想,那就是成为欧冠冠军,我想这会是我们俩未来继续取得更大成功的一个基石,我相信在国家队我们早晚也能拿到属于我们的冠军。

这只是一个基石,你是这么想的?疯狂的,贪婪的小猪……不过大力神杯我们会拿到的,当然。就在明年。

很遗憾,因为伤病的原因,我的国家队场次还只停留在98场,恭喜你今晚即将迎来自己的第100场国家队比赛,你能提前告诉我100场比赛是什么感觉吗?

我当然想和你一起,征战这第一百场国家队比赛。

 

亲爱的巴斯蒂,

哇哦……这么亲热,外星人拉姆。

我真的很高兴在你写信祝贺我国家队百场仅仅几个星期之后你自己也同样得到了这样一份荣誉,毫无疑问,你绝对是一个世界级的球员,你在球场上的表现早已证明了这一切,你可以扛着一个球队前进。

哈哈,我扛着?身高问题吗?开个玩笑。

世界冠军对于你来说绝对是再适合不过的褒奖,让我们接下来继续共同去追逐这个目标,而这一切就从今晚击败瑞典开始。

明年的夏天。

 

2014夏

队长拉姆、副队长施魏因施泰格带领德国队征战巴西。小组赛第一轮大胜葡萄牙,第二轮战平加纳,第三场小胜美国,以小组第一的身份突围淘汰赛。


 
评论(4)
 
热度(21)
  1. Harveryl阿酒 转载了此文字
© 阿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