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爬墙快,善用unfo
 

ow-寡天使/sweetie come to me

她常常想起从前的事,当她只在瞄准镜里看她,当她们相见总伴着血与火。

拉克瓦坐在咖啡店里,无所事事地啜着高脚杯里的果汁,想着从前战场上的交锋,有些出神。

“一个人?”

拉克瓦瞟了眼凑到身边的男人,把钞票压到酒杯下,起身走进外面的大雪里。今天是齐格勒的生日,但她肯定又是完全记不得,运气好的话能按时下班,运气不好还不知道几点才能结束工作。要是运气太差劲,比如她的同事受点伤,通宵不回家也是可能的。拉克瓦叹了口气,走进路边的花店。

“需要帮助吗?”

“包一束百合。”她说着开始按手机,给齐格勒发短信:回家吃饭吗?

店员一边修剪花枝一边问:“需要卡片吗?”

拉克瓦想了想,点点头:“有笔吗?”

“有的,”店员把卡片和笔递给她,“送给爱人?”

女杀手忍不住笑起来,写完卡片,“哼”了一声。从势不两立的双方,到现在成为能亲吻的爱人,某些方面她还在慢慢适应这个变化。和齐格勒的恋爱过程其实不太顺利,她在黑暗中太久,意识到“爱情”存在的时候,第一反应是逃避,也真的逃避了很久。即使到后来,她做的最多也只是站在原地,等齐格勒来拉她的手。如果不是医生坚持,她们的结局大概到不了互相杀害,但要多美好也不可能。后来她开玩笑说齐格勒应该辅修心理学,其实她明白,那只是战地医生身在“光明面”的有恃无恐:她不害怕自己会伤害拉克瓦,她能完全掌控自己,而那是女杀手曾经最害怕的事,是她做不到的事。

手机响起提示音,拉克瓦低头看消息:今天提早下班!

“好了吗?”她看了眼时间,催促道。

“好了,”店员把花束递给她,“祝你们幸福。”

 

在研究院楼下等人的时候拉克瓦有些局促,这种情窦初开的年轻小情侣会做的事,她们还从没经历过。不过齐格勒是有些少女心的,爱人带着花束等她下班这种桥段,她大概会很喜欢。

“……我会打车的,没关系,明天见。”

拉克瓦看着齐格勒一边拽手套,一边和同事告别。她今天没扎头发,金发被风吹得乱七八糟,有些狼狈。但她看上去心情很好。然后她看见了抱着花的拉克瓦。

“嘿!”齐格勒小跑几步冲进爱人怀里,大概把花都挤变形了,不过拉克瓦不在乎。医生暖呼呼地在她耳边说话,“你来接我?还给我买了花?”

“嗯,”拉克瓦也笑着,拍拍她的后背,“生日快乐。”

医生偏过脑袋,轻轻吻了吻她的耳朵:“谢谢。”

拉克瓦笑得更厉害了,她知道齐格勒在玩什么把戏。她上一次做这种事是在某次演习里,重建的守望先锋做演练,她们被分到同一组。当时双方打得一团乱,拉克瓦站在远处自己熟悉的狙击点,掩护队友在正面战场的推进。通讯器里也很混乱,拉克瓦根本没分心在通讯上,她本来就不习惯和队友打配合,吵吵嚷嚷的通讯也只会打乱狙击手的节奏。但那次她听到了齐格勒受伤的声音,然后在瞄准镜里看见了她,和紧随她而来的敌人们。女武神的翅膀就在眼前,拉克瓦三枪解决掉敌人,被医生扑个正着。她根本没有严肃地参加演习,这么紧张的时候还和杀手抱了个满怀,金色翅膀遮住她的视线,耳边传来不正常的温热:齐格勒在亲吻她。

只是轻轻一吻,医生立刻松开她,又飞到其他地方去了。她嘴唇上还有血,当然是模拟器模拟的,但拉克瓦仍然很不舒服,打开通讯器:“你们在干什么?掩护医生。”

那次演习她们输了,但一结束齐格勒就忙着和医疗组查看数据报告,拉克瓦也不太关心结果,调试完自己的器械就走了。

但如果坦诚说,杀手就是很喜欢医生这种亲昵的小手段。她喜欢和医生亲吻、喜欢被她吻在耳朵上、喜欢看她张着翅膀飞向自己、喜欢张开怀抱迎接她的拥抱。

拉克瓦把百合花束递给齐格勒,把卡片指给她看:Thank you for coming to me.


fin.

-----

谁能想到我ow产得最多的居然是寡天使(

圣地亚哥!圣地亚哥!今天五边形男孩的寡妇打得太炸裂了,强行carry巨帅!虽然输了但跟首尔打成这样真的超出预期一万倍,一个A惨都没有啊!

官方twi置顶的变速replay里那个张开翅膀飞向她的天使巨甜。而且是先狙死对面天使后发生的事,酸爽!不工作了我也不看世俱杯了我要回归甜饼界我要吃cp(动图大小7.21m,17m的传不上来)

 
评论(1)
 
热度(38)
© 阿酒|Powered by LOFTER